星空网站目录平台免费收录优秀网站,为了共同发展免费收录需做上本站友情链接,星空网站目录平台的站长才会审核收录,不做链接提交一律不审核,为了避免浪费时间:收录必看!!!
  • 收录网站:10
  • 快审网站:0
  • 待审网站:212
  • 文章:14994
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速递 > “反教条主义运动与刘伯承遭批判始末”

“反教条主义运动与刘伯承遭批判始末”

发布日期:2021-05-29 12:51:02 浏览:

本文首先简要介绍了建国前刘伯承与彭德怀的矛盾; 详细叙述了1957年春至1958年夏的反对军事教条主义运动。 这项运动由邓小平、彭德怀指挥,批判刘伯承,其次是萧克大将,再其次是粟裕大将。 最后,文案证明了毛主席对刘伯承和粟裕一直欣赏和信任。

“反教条主义运动与刘伯承遭批判始末”

吴国发

(年5月22日)

笔者认为,根据2006年6月中央档案馆解读的部分中央高层领导资料,中国十大元帅在和平时期第一次受到错误批评的不是彭德怀,而是共产党军神刘伯承元帅。 我根据复印件和新闻写了这个复印件。

文案提要:本文首先简要介绍了建国前刘伯承与彭德怀的矛盾; 详细叙述了1957年春至1958年夏的反对军事教条主义运动。 这项运动由邓小平、彭德怀指挥,批判刘伯承,其次是萧克大将,再其次是粟裕大将。 最后,文案证明了毛主席对刘伯承和粟裕一直欣赏和信任。

“反教条主义运动与刘伯承遭批判始末”

关键词:教条主义刘伯承彭德怀粟裕萧克

伟大的革命家和军事家,现代的军神

刘伯承( 1892年12月4日-1986年10月7日),本名刘明昭,四川开县人(今重庆市开州区)。 刘伯承是中国共产党优秀党员、中华人民共和国元帅、中国人民解放军创始人之一,是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家、军事家、教育家,被誉为中国共产党的军神。

“反教条主义运动与刘伯承遭批判始末”

刘伯承在辛亥革命时期参军,1926年加入中国共产党。 参加了北伐战争、八一南昌起义、土地革命战争、长征、抗日战争、解放战争等。 刘伯承先后担任国民革命军第15军军长、南昌起义前敌委员会参谋长、中央军委参谋长、红军总参谋长、晋冀鲁豫军区司令、第二野战军司令。 建国后,西南军政委员会主席、国防委员会副主席、解放军军事学院院长兼政委员会1955年被授予元帅军衔的中央军事委员会副主席、中央军事委员会战术小组长、中央政治局委员26年(除朱德外为政治局委员最长的元帅),全国人大副委员长1986年10月7日在北京去世,享年94岁。

“反教条主义运动与刘伯承遭批判始末”

刘伯承为中华民族和中国人民的解放事业留下了不朽的功绩,为我国的国防建设和社会主义建设事业做出了杰出的贡献,为我军向正规化、现代化的迈进做出了卓越的贡献。

彭德怀与刘伯承有矛盾,由来已久

纵观刘伯承和彭德怀几十年的革命征程和职业军人的职业生涯,历史上两人之间存在着矛盾,隐藏着矛盾。 但是,这种矛盾不是由私心杂念个人利益引起的,而是首要由军事理念的不同引起的。 这种矛盾在战争时代各据一方,没有大的冲突。 全国解放了,军队的任务发生了改变。 在和平的环境下,主观和客观的原因会将这种矛盾带入业务关系,从而产生激烈的冲突。

“反教条主义运动与刘伯承遭批判始末”

彭德怀和刘伯承的矛盾始于1933年2月开始的红军第四次反围剿。

毛泽东在宁都会议上被撤职后,刘伯承升任红军总参谋长,协助毛泽东担任红色一方军政委员会继承人周恩来和朱德,具体指挥红军实施了第四次围剿战。

迄今为止,宁都会议上曾就毛泽东的去就问题发生过激烈的争论。 林彪、彭德怀等极力主张毛泽东还留在前方协助军事指挥,但博古、张闻天、王稼祥等洋派坚决主张毛泽东离职。 在争论中,刘伯承支持洋派。 随后,刘伯承发表了批评毛泽东、彭德怀等游击队主义战略的文案。

“反教条主义运动与刘伯承遭批判始末”

林彪、彭德怀不满刘伯承的认知偏差偏离了实际的军事观点。 特别是彭德怀非常生气,他说。 “正如他刘伯承所说,我们这几亩地早就卖完了。 别人不行,只有他就行。 林彪也说:“我们的游击战为什么不好? 打正规战,用哪个孩子打? 让他刘伯承担身体就行了。

“反教条主义运动与刘伯承遭批判始末”

此时,刘伯承刚从苏联伏龙芝军事学院回来,是江西苏区唯一一个喝洋墨水的军事科班生。 伏龙芝军事学院是苏联最有名的军事学府,与美国西点军校齐名。 由于资历老、资历丰富,曾指挥南昌起义,刘伯承在高层被誉为党内孙武。 西方教派的教条主义者在军事上一窍不通,为了对抗以毛泽东为代表的深山里的马列主义,有必要让刘伯承指挥红军。 这样,刘伯承身不由自主地卷入了土洋之争,作为洋派军事上的旗帜被推到了土洋之争的正面舞台。

“反教条主义运动与刘伯承遭批判始末”

但是,洋派在第四次围剿的战术指导思想中,犯了不把实际的兵家当客人看的大禁忌。 1933年2月4日,苏区中央局作出书生决议,命令红军先发制人,主动出击,执行进攻作战击退敌人。 然后命令红军强攻南丰。 结果红军的损失很惨。 彭德怀赶到前线,看到这情景,不由得火了起来。 就这样被打到我们三军团的老家底部。 什么正规战? 主动出击吗? 全部刘伯承都是盲目参谋。

“反教条主义运动与刘伯承遭批判始末”

彭德怀不知道,事实上,刘伯承从一开始就不赞成强攻南丰,只是想包围城堡进行支援。 彭德怀执拗地把苏区中央局包括南丰攻城在内的一系列军事计划和实施过失记在刘伯承的帐上。

之后,彭德怀的话又传了出来。 刘伯承不满地反驳说:红军本来就有游击主义存在! 老彭的红三军团也需要从战略上提高。

刘伯承一贯主张部队要有正规的战术战略素养,要有不断快速发展创新的军事理念。 后来,他认识到自己对游击战争的看法偏颇,立即反省自己,反对长征初期李德的军事教条主义。 刘伯承一边认真向毛泽东请教,一边逐渐了解和掌握了毛泽东军事作战的大致情况和指导方针。

“反教条主义运动与刘伯承遭批判始末”

全面抗战爆发后,彭德怀出任八路军副总司令,刘伯承出任部下一二九师师长。 两人在角色上与红军时代相比,刘伯承带兵外出,彭德怀作为主将统筹全局,进行了调换。

1940年3月至9月,彭德怀发动百团大战,一举歼灭敌人43000多人,超过敌伪据点一千多个。 在百团大战中负责第一次作战任务的部队是一二九师。 这个时期,两人的合作还是默契,没有发出任何不和谐的声音。

1943年9月,中央通知彭德怀和刘伯承回延安参加二期整风运动。 次年4月,毛泽东在延安高级干部会上做了《学习与时局》的报告。 军队干部按地区和军队系统召开座谈会,总结历史经验,探讨实务,展开批评和自我批评。 4月30日,在晋冀鲁豫区和相关军队系统座谈会上,刘伯承编写了《晋冀鲁豫抗日民主根据地现状报告》,全面系统地总结了晋冀鲁豫地区抗战七年来的实际工作。

“反教条主义运动与刘伯承遭批判始末”

刘伯承这份报告提到了至今争论不休的百团大战问题。 他不仅肯定了成绩,还明确指出了缺点。 刘伯承认为,百团大战前后,过于强调正规军队,影响了根据地的建设。 并指出百团大战总的来说是一场打赢了战役的大战役,但也存在着许多战术战略上的错误。 例如,因为敌人多,我少的时候没有以弱示敌,所以过早地暴露了我军的真正实力。 没有发挥出正规战和游击战相结合的自古流传的特征。

“反教条主义运动与刘伯承遭批判始末”

刘伯承的报告一出来,就引起了毛泽东的关注。 毛泽东认为,刘伯承对百团大战错误的认识和评价是正确和恰当的。 之后,毛泽东在整风运动中,把刘伯承的报告提交给大家讨论。 这样,彭德怀引起了对刘伯承的不满。

刘伯承创办指导军事学院,取得了很大的成果

刘伯承历来重视军事教育和干部培养。 在中国革命瑞金时代,刘伯承曾担任中央军事政治学校校长的红军长征期间,是任红军大学的总教官。

新中国诞生后,刘伯承毅然辞去解放军总参谋长职务,主动创办军事学院,从事军事教育事业。

1950年下半年,刘伯承得知中央要办教育、培训中高级干部的陆军大学时,马上给中央写信。 信中,刘伯承迫切地表示:“建设现代化军队,最困难的是干部的培养。 培养干部最困难的是培养高级干部。 我想辞去在西南担任的所有行政长官的职务,去军校。 战争已经结束了。 我这么大了。 请让我去学校。 毛主席、党中央很快批准了刘伯承的请求。

“反教条主义运动与刘伯承遭批判始末”

1950年11月,刘伯承奉命在南京设立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事学院,担任院长兼政治委员。 刘伯承犹豫了一下,打算把军事学院变成东方的伏龙芝,东方的西点军校。

为了完成这个由人民解放军第一批诸军兵种合成的高等学府,刘伯付出了心血,竭尽全力。 他亲自教育教师,编写审定和翻译教材,经常三更灯火五更鸡,夜宵,爱不释手。

刘伯承通过在军事学院相继创办海军、空军、炮兵、装甲兵、防化兵、情报等系,迅速发展了我军各军兵种齐全的大学体系,培养了大批德才兼备的中高级军官。 他在教育训练军事人才方面做出的贡献,对国防和军队建设产生了很大的影响。

“反教条主义运动与刘伯承遭批判始末”

1956年1月,刘伯承创办和指导的南京军事学院迎来了建校五周年校庆。 该校从创办之初的4个系迅速发展到12个系,学生从750人增加到3000多人,教师翻译从290人增加到1300多人。 1月11日,毛泽东陪同陈毅元帅(当时国务院副总理兼外交部长)、罗瑞卿大将(当时公安部长)、谭震林)当时国务院副总理)视察该校,给予高度评价。

“反教条主义运动与刘伯承遭批判始末”

1956年,由于长期的革命战争,身体受到重创,再加上创办军事学院6年的日夜操劳,64岁的刘伯承越来越精力不足,脑子和眼睛都病了。 于是,他向中央军委请假接受治疗,由学院副院长陈伯钧代理院长,副政委代理政委。

1956年11月6日,刘伯承去上海看医生。

彭德怀揭露军事学院教条主义,中央支持

抗援朝战争基本结束,1952年4月,彭德怀回国,主持中央军事委员会的日常工作。 1954年9月起担任国务院副总理兼国防部部长和国防委员会副主席的1956年9月,中国共产党第八次全国代表大会,彭德怀当选为中央政治局委员。

那时刘伯承对彭德怀很尊敬。 他给中央军委和毛泽东主席的定期综合报告,每次都要请彭副主席交给毛主席,注明不越权报告。

刘伯承热情指导了军事学院的全面工作,学院军官教育培训工作顺利推进。 此时,刘伯承毫无觉悟地卷入了反对教条主义的斗争漩涡,最先受到批评。 军事学院也将国防部定为教条主义的大本营。

1956年8月,军事学院的一个学生给彭德怀写信。 11月,战史系教授会主任蔡铁根给邓小平写信。 他们的反应学院有教条主义的错误。 彭德怀看了蔡铁根的信后,立即指示蔡铁根同志给邓小平同志的信,应该读给军委主席、委员以及总参谋长、副总参谋长、各部首长、国防部各副部长。 。

“反教条主义运动与刘伯承遭批判始末”

然后,负责全军大学工作的副总参谋长张宗森率领一个工作小组来到南京,在军事学院和总高级步兵学校召开了一系列座谈会。 然后,张宗森给中央军事委员会写了调查报告。 在报告中,他肯定了几年来在大学里学习苏联军队经验所取得的成绩,指出了学习中的片面性,学到了一些不适用于中国军队的东西。 彭德怀读了这份调查报告,觉得南京军事学院有问题,必须亲自了解,亲手处理。

“反教条主义运动与刘伯承遭批判始末”

1957年2月21日,彭德怀写信给毛泽东,与陈赑大将、总政治部主任谭政大将等10多人到南京军区进行国防工程检查和地形调查,并专门报告了学院工作、军事训练、军内关系、军民关系等计划。 毛泽东25日批准,请观察军队的思想动态、政治教育状况,并做了注释。

“反教条主义运动与刘伯承遭批判始末”

彭德怀一行于2月27日抵达南京,第二天开始了解军事学院的教育情况。 他与陈赑屃、谭政一起,听取了学生和领导干部的报告,并与学院培训部门和其他机关干部进行了交谈。 在听完每天的报告后,吃饭的时间和晚上,彭德怀、陈赑、谭政三人交换了意见。 3月2日,彭德怀等人听取了学院领导干部的集体报告。 刘伯承院长因为在上海休养,所以没有参加。 彭德怀在听完报告后,谈了自己对学院教育工作的看法。 这次演讲是在后来引起巨大争议的“听取军事学院报告中的谈话”。

“反教条主义运动与刘伯承遭批判始末”

彭德怀回到北京,斟酌修订了这份谈话记录,于4月24日发给毛泽东,他说:“这次我在南京重点了解了军事学院的情况,并分别与他们的教职工座谈了三天,感到我院教育工作中的教条主义倾向相当严重。 这个学院是一所培训我军高级干部的学校,对全军的学校和部队很有影响力,所以我特别和我院党委谈了一次,着重提出我院应该开展反教条主义工作。 毛泽东25日批准为“退彭”。 这件事我已经读过了,同意了。

“反教条主义运动与刘伯承遭批判始末”

彭德怀还把这篇讲话稿发给邓小平,邓阅后转发给周恩来。 随后,彭德怀稍微整理了一下这篇讲话,作为《给视察南京军区实务的党中央和军委的报告》的一部分,分发了中央政治局和中央军委的领导。

在这份《报告》的前面部分,彭德怀肯定了学院的成绩,详细列举了学院的各种成果。 然后,他具体指出了学院教育工作的缺点,根据报告的情况,说在学院教育中不是有教条主义的问题,而是教条主义相当严重。 最重要的表现是,教育文案与我国军队的现实情况不符。 当然从军事学院的历史和客观情况来看,从目前的事实来看,会产生现在这样相当严重的教条主义现象,并不意外,也不能把责任归咎于任何一方的身体。 说到责任,我也有责任。

“反教条主义运动与刘伯承遭批判始末”

彭德怀的这本《报告》指出,创立六年多后,对结合我国军队的现实情况进行教育,仍然不值得重视。 特别是经过1956年9月在全院学习5个整风文件,学院许多同志感到反对教条主义的需要后,院党委仍然徘徊、犹豫、拖延,没有下定决心,党委领导在教育工作上落后于客观现实。 这直接指向了担任军事学院院长兼政治委员会的刘伯承元帅。

“反教条主义运动与刘伯承遭批判始末”

这份《报告》打乱了军事学院正常的教育秩序。 院党委和各部委都不得不成立中心小组,全体学生必须停课一周,学习贯彻《报告》精神,大力开展反对教条主义的运动。

对彭德怀的《报告》,刘伯承采取了积极谨慎的态度。 他因脑部旧伤复发一直在上海接受治疗,指示在校期间负责实务的陈伯钧、钟期光召开院党委扩大会议,学习贯彻“报告”精神,作出“关于深入开展反教条主义的决定”。 这个决定确定了提出学院成立以来的实际成绩是基本且首要的,认为缺点和错误的性质是学习马列主义和外国经验中的教条主义倾向。 关于彭德怀的演讲,就教学工作中教条主义相当深刻的批判,委婉地谈了自己不同的看法。

“反教条主义运动与刘伯承遭批判始末”

刘伯承于1957年7月从北京致函学院党委,旗帜鲜明地表示: 我校五年多来,教条主义思想发展得有点迅速(不久外国经验就会搬来),这是合乎情理和事实的,反主观主义)也就是教条主义和指导主义)把重点放在反教条主义上是正确的。 最后,还特别指出不要过度斗争,不要过度追究个人责任。 说错了,作为院长兼政委,我的第一领导责任更大。

“反教条主义运动与刘伯承遭批判始末”

1957年7月,中央政策:以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事学院战斗系为基础,在北京建立高等军事学院; 刘伯承是首任院长兼政治委员。

1957年8月,刘伯承身体不适。 8月6日,他致函毛泽东和彭德怀国防部长,要求免去(南京)军事学院和)北京)高等军事学院的本兼各职。 刘伯承在信中写道: “本来就是残疾多病的身体,学习六年做学术工作,很辛苦。 1953年虚脱症以来,头脑、眼力、神经、外伤等旧病反复纠缠,看书、带笔变得困难,假期也很多… … 。 据此,我请求免去高等军事学院这样重要的新职务,接替南京军事学院的职务,疗养一段时间。 病一好,马上去北京专职军委委员,参加实际单位工作。

“反教条主义运动与刘伯承遭批判始末”

刘伯承的邀请函,很快得到了中央军事委员会的批准。 中央军委任命廖汉生中将为军事学院院长,钟期光中将为军事学院政委员会; 叶剑英元帅担任高等军事学院院长,李志民担任政治委员。

1957年夏天,彭德怀元帅征得党中央同意,发起反教条主义运动。 任命中央邓小平为中央反教条主义领导小组组长。 在邓小平的领导和彭德怀的指挥下,全军开展了反对教条主义的政治运动,进行了两条军队建设路线的斗争。

彭德怀说:“教条主义的大本营在军事学院,司令部在我们的训练总监部。 刘伯承不仅是军事学院院长兼政委,还是军委训练总监部的首任部长。 很明显,刘伯承是彭德怀反教条主义的首要打击目标。

由于指导训练总监部从事叶剑英元帅,所以叶剑英也成为彭德怀批评的对象。

在反教条主义运动中,以国防部副部长兼训练总监督部部长肖邦大将为主将、训练总监督部副部长李达大将为副帅的反党宗派集团被揪了出来。 一群高级将领和高级干部成了反党分子。

反教条主义斗争相当残酷。 肖克为军事学院辩护。 黄诚大将(当时的中央书记处书记、中央军事委员会秘书长) )愤愤不平,说:“要召开多次批评脱口秀的会议。 小丑连续被批评了四个多月。 有一天他吐了血。 医生拿着装满血的痰盂给有关人员看。 哪个人不仅不表示同情,还指责医生同情反党分子,角度不稳定。

“反教条主义运动与刘伯承遭批判始末”

军事委员会扩大会议批判教条主义,元帅加以研究

1958年5月5日至23日,举行了中国共产党第八次会议。 而且在八届五中全会上,林彪当选为中共中央副主席。

1958年5月27日至7月22日,中央军委扩大会议在北京举行。 有1000多名高级干部参加了会议。 会议由彭德怀主持。

彭德怀先说话。 他说贯彻八大二次会议的精神,经常召开这次会议。 他宣布军委扩大会议议程:一、如何贯彻总路线、大跃进; 二、检查军队革命化、正规化、现代化建设中存在的问题三、军队如何贯彻四大,进一步开展整风; 四、战术方针、战争准备、组织编制、科学技术研究等。

“反教条主义运动与刘伯承遭批判始末”

会议不能按计划进行,按照大鸣、大放、大字报、大讨论的趋势迅速发展。 50多天的会议,第一是批判军事教条主义,批判资产阶级个人主义。

林彪元帅在会议上说:“有人一学习就想到外国,专门学习外国的东西,只觉得外国的东西好。 这是迷信。 必须打破迷信的观点。 不把毛主席的军事文件作为军事的基本教材,只是作为参考资料是错误的。 如果有没有参考价值的职场,就更不行了。

“反教条主义运动与刘伯承遭批判始末”

6月的一天,毛泽东主席参加了会议,公开了军事工作中有无教条主义。 他说:“教条主义是存在的。 究竟有多少,这次军委会议必须实事求是地进行解体研究,不能夸大或缩小。 必须重叠真理,改正错误。 关于军事学院和训练总监督部,毛泽东批评说,马列主义本来是行动的指南,但他们咬死了作为教条,如果有马克思、列宁,他们就必须批判是教条主义。

“反教条主义运动与刘伯承遭批判始末”

毛泽东调职后,彭德怀在军委第一领导班子上表示,刘伯承有严重的教条主义,不仅南京,北京(指训练总监督部)也有人吹鼓手抬车。 别忘了,红军时代,他的教条主义把革命同志逼得走投无路。

彭德怀所指的红军时代教条主义把革命同志逼得走投无路,其实也是一种误解。 长征时,红一、四方面军拜会师后,四方面军提议亲自将军队、师一级的高级将领送到刘伯承担任总教官的红军大学接受训练。 当时的红四方面军三十军军长余天云上学后,因文化水平太低、经验有限,与刘伯承等教官发生争执,迅速发展到公然拔枪威胁、辱骂刘伯承等教官。 校长怕让他短期禁闭吗? 但是,余天云后来太想不开了,在部队去大金川激流时跳下悬崖自杀了。 关于这件事,甚至喜欢余天云的张国焘也认为,余天云的死就是吃自己的果实。

“反教条主义运动与刘伯承遭批判始末”

几十年后,重燃彭德怀的旧事,显然很有分量。 毛泽东为刘伯承辩护。 “余天云还是个木偶! 想不开,找了短见,但怪不得不知道是谁。

反党宗派集团的头目肖克、李达在会议上多次讨论,得到谅解后通过。

陈毅元帅也在会议上进行了自我批评。 陈毅探讨了红四军七大开除毛泽东的错误。 1929年6月22日,为了处理红四军党内军队内发生的分歧和争议,召开了中国共产党红军第四军第七次代表大会。 会议上,陈毅当选为红四军军事委员会书记,毛泽东被开除。 之后,陈毅到上海向党中央报告,希望毛泽东重返军委书记。

“反教条主义运动与刘伯承遭批判始末”

在这次军委扩大会议上,对陈毅刊登自我批评的《会议简报》,毛主席指示说:“陈毅是个好同志。” 文革期间,人们以为这是文革初期毛主席的指示。

军委扩大会议开始后,正在外地治病疗养的刘伯承接到军委指示,拖着病体回到北京出席会议。

关于刘伯承是否在会议上检查,毛泽东让刘伯承同志好好休息,不用参加会议讨论,表明态度就行了。 豪爽耿直的陈毅赶到北京协和医院,对刘伯承说:“你在讨论什么! 要写的话,我来代替写。 写100个字就行了。 但是,迫于邓小平、彭德怀等人的压力,刘伯承不能无病出席会议讨论。

“反教条主义运动与刘伯承遭批判始末”

7月10日,中南海怀仁堂座无虚席,1000多只眼睛盯着主席台的动静。 近乎古稀且有宿疾的刘伯承被带到讲台前,宣读了自己的探讨。 他拥护毛主席的指示,感谢同志们的批评。 讨论结束后,台下掌声经久不息。

刘伯承在大会上讨论后,还讨论了负责全军训练工作的叶剑英并作了发言。

当时的总参谋长粟裕大将也在军事委员会扩大会议上受到了批评。 粟裕在会议上讨论了一下。 他不仅探讨了近年来的缺点和缺点,还把历史上的缺点像往布袋里倒核桃一样,都亮起来了。 例如,建国初期在华东地区工作时,对陈毅同志的支持不够等。

“反教条主义运动与刘伯承遭批判始末”

会议圆满结束后,彭德怀做了总结性的讲话。 面对在会议上受到批评的刘伯承、粟裕等同志,会议没有做出任何书面决议彭德怀的总结讲话中也没有提到他们的名字。

反军事教条主义运动结束,余波未尽

1958年7月22日,军事委员会扩大会议闭幕,标志着反军事教条主义运动的结束。

1959年7月2日至8月16日,中共中央在江西庐山召开了实务会议和八届八中全会。 彭德怀受到批评,被取消国防部长职务,被保存政治局委员职务。 之后,出现了毛泽东主席批评彭德怀时说的话。 反教条主义,为了顺你的意,我请他们一个人(刘伯承)提前休息,一个人(震惊)给了转业费。 彭德怀还不满意吗? 这表明毛主席不同意彭德怀对刘伯承和萧克的批评、解决。

“反教条主义运动与刘伯承遭批判始末”

毛主席一直高度评价和信任刘伯承,曾六次赞扬刘伯承。 刘伯承是毛主席最称赞的元帅。 红军长征过大渡河前,毛主席第二次赞扬了刘伯承。 刘伯承一贯下到下界。 第六次是建国后。 革命胜利了,刘伯承功退出了舞台。 坚决要求辞去总参谋长的职务,在南京创办军事学院。 毛泽东这样感叹道。 “生不称王,不愿死封万户侯。 伯承是共产党的模范。

“反教条主义运动与刘伯承遭批判始末”

刘伯承捍卫了文革。 1969年4月的中共九大和1973年10月的中共十大,刘伯承被毛主席指定为中央政治局委员。 1975年1月,刘伯担任全国人大副委员长。

粟裕在军委扩大会议结束后不久,被免去总参谋长职务,转任军事科学院副院长,随后晋升为军事科学院第一政委。 总参谋长的职位经毛泽东主席提议由黄克诚接任。

毛主席对粟裕非常欣赏和信任,曾说:“粟裕是人才、将才、帅哥。” 粟裕被免职后,1961年9月,毛主席会见英国蒙哥马利元帅时说:“我的战友中,最会带军打仗的人。 这个身体叫做粟裕。

粟裕被批评、左迁后,毛主席对粟裕说:“他们不用你。 我用你。 因此,在文革中,粟裕受到了毛主席的保护。 粟裕拥护文革。 1975年1月,粟裕被任命为中央军事委员会常务委员会,协助指导毛主席的军事工作。 毛主席死后,粟裕被免除了军事委员会常务委员的职务。

“反教条主义运动与刘伯承遭批判始末”

军事委员会扩大会议结束后,肖邦被降为农垦部副部长。 1972年1月,肖邦被任命为解放军军政大学校长。 1973年10月,中国共产党第10位,肖克当选为中央候补委员。

毛主席在世的时候,没有对1957年-1958年的反教条主义运动的重新评价。 毛主席死后,邓小平也不同意否定反教条主义运动。 因为他是中央反教条主义领导小组的组长。

1987年,中央军委纪委在纪字1987第15号(令)通报中,为1958年反教条主义运动中遭受政治迫害的同志彻底造反。

参考文献:

1 .黄禹康《老帅中为什么刘伯承最先被推翻:我和彭德怀早就有很深的误解》。 登载《党史概观》; 本网络文史频道,年12月16日。

2 .黄禹康:“一代战神刘伯承受到错误的批评,盖章罢免”。 原载《湘潮》中国共产党信息网,2007年5月18日。

3 (尹家民( 1958 )军队反教条主义浪潮中的四大元帅)。 《湘潮》2008年第8期。

4 .吴欣峰:“1958年军事委员会扩大会议的真相”。 《炎黄春秋》,2003年第9期。

本文:《“反教条主义运动与刘伯承遭批判始末”

免责声明:星空分类目录网免费收录各个行业的优秀中文网站,提供网站分类目录检索与关键字搜索等服务,本篇文章是在网络上转载的,星空网站目录平台不为其真实性负责,只为传播网络信息为目的,非商业用途,如有异议请及时联系btr2031@163.com,本站将予以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