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空网站目录平台免费收录优秀网站,为了共同发展免费收录需做上本站友情链接,星空网站目录平台的站长才会审核收录,不做链接提交一律不审核,为了避免浪费时间:收录必看!!!
  • 收录网站:126
  • 快审网站:10
  • 待审网站:91
  • 文章:16078
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速递 > ““我胡汉三又回来了!”还乡团到底是个什么货色?”

““我胡汉三又回来了!”还乡团到底是个什么货色?”

发布日期:2021-05-30 21:06:01 浏览:

回乡本来是个好词。

晚上的梦想突然回到故乡,有一间小屋檐的窗户,正在化妆。 这是东坡翁时时萦绕心头的初恋的味道,想都想不到,忘不了。

但是,在国内革命战争时期,对许多农民来说,返乡再加一个字,无论是被称为返乡团,还是返乡队,其坏种子,绝对是改写人类底线的邪恶之灵。

1947年4月,河北正定县北孙村解放后,群众逮捕了原返乡队队长仧堂。 在其特定的情况下,在伪大乡旧址附近,持续挖掘出40多具尸体。

他们的身份既有军属、进步群众、贫困协会的成员,也有许多无辜群众。

仝堂被带走的时候,气势依然很嚣张,说没有充分杀人。 很遗憾八路军来了。 否则,再给我半个月。 我已经杀了你们四五十人,召集一百人也守不住牌。

大众说:“四五个月杀了那么多人,心里能受得了吗?

仝堂露出不屑,回答说:“即使这样,上司也总是说我做草包。” 去年这个大乡还没动的时候,人们一敲村子的大乡就已经杀了十个人了,上级说我们大乡无能。

仧堂真的无能吗?

乡亲们和他算账,但不是北孙还乡队,光是这家伙自己手上的人命,两个月就有47条。 但是,不仅是杀我们的人,无辜的群众,如果看到不喜欢的人,他也会杀谁。 有人跟着群众游行队伍从他家和他主人面前经过。 他知道了,杀了人。 然后,和他妻子开玩笑,把门关了。

““我胡汉三又回来了!”还乡团到底是个什么货色?”

长工仧小堂的儿子是个笨蛋,才十几岁,营养不良,个子不到两尺。 在村外拾柴,被这家伙抓住,坚持要八路军侦察。 一棒子把人的孩子吓得脑残,不顾死活,顺手踢到沟里埋了起来。 说起来,是还没穿五服的亲戚。

所以,同一个村子的人,自己家人的人,都在骂这个返乡队长。 六亲没有认识。 就像狗一样。 人们常说好人保护二村,好人保护二邻。 !

冀中孙村的这一幕,不是解放战争中的单独的事。 距离这里500公里的东南方向的山东维北(现在属于潍坊),国民党返乡团肆虐滥用毒药的样子更是焕然一新,灭绝人性,令人发指。

1948年4月11日,华野九纵接到维北县委发给全体指挥的信,详细列举了返乡团在当地的种种犯罪。

两年多来,维北县人民受害者已有一千多人。

仅纸房区的李家营村一带就有数百人受灾。

直到今天,寒亭据点周边的死者,暴露在尸体的荒野上,谁也没有收拾。

杀戮方法更让人闻风丧胆。

  

被乡团烧毁的解文卿

纸区邢家东庄、蒋贼在街门口装了三面铡刀,竟然挨家抓人去铡刀。 这个村子相继被杀了21人。 纸房村的贫农韩在林兄弟3人14人被活埋,只剩下韩老母,哭着求她留下身上的种子。 她看到自己的子孙被杀,悲痛欲绝,上吊身亡。

““我胡汉三又回来了!”还乡团到底是个什么货色?”

在当时的维北,受害者的尸体充斥着原野,野狗被撕裂着吃着。 寻找孩子哭泣的母亲,那悲惨的情景催人泪下。

这是维北人民永远难忘的血海深仇!

返乡团是指在国内革命战争时期,回乡对共产党和革命人民进行反攻倒算和阶级报复的地主武装,不限于解放战争。 从土地革命战争到抗战,苏区和解放区、根据地敌我拔河战中,返乡团一直存在。

如果把返乡团作为历史现象,站在整个中国革命史上的立场来看,就会发现,其背后,中国革命所具有的时代特征,简而言之,就是充满苦涩的四个字。 说得再通俗点,也不容易。

1840年以后的中国是半封建半殖民地社会,而且核心问题在农村。 如果不把亿万农民从落后的生产关系中解放出来,把落后的农村建成先进的革命根据地,走农村包围城市的革命道路,我们就要领导中国人民推翻帝国主义、封建主义、官僚资本主义三座大山,摧毁一个新世界,建设另一个新世界。 在国际资本市场尽可能争取有利地位,完成原始积累,走不上民族复兴强国的道路。

““我胡汉三又回来了!”还乡团到底是个什么货色?”

农村革命的本质是农民问题,这也是中国革命的基本问题,核心是处理土地是谁的所有?

由于外国资本大举入侵,社会财富被洋大人及其买断层严重吞噬,剩下的剩饭可以冷炙,在地主和佃户之间分配。 佃户本来用来弥补生活不足的家庭手工业,在外国货倾销的浪潮下基本破产,不足以维持基本生活,负担不起地主的地租,老老实实交租金可能饿死。 地主阶层受到外国货生活的刺激,生活水平大幅提高,维持费需要加强剥削。

““我胡汉三又回来了!”还乡团到底是个什么货色?”

以河南南阳为例,这里的佃耕主要有两种。 一种叫大佃,耕牛和大小农具都是佃户的,收获的粮食主佃各得一半。 二是叫佃,牛大小农具都是地主的,收的粮食小麦二八分,秋粮三七分,地主占大头。

以前流传下来的产业农民最没有风险承受能力,如果有天灾和人祸,萨瓦克比蚱蜢一起来,不仅会死,还会叛乱,但是地主阶级也在分化,逆淘汰越来越明显。 乡绅成为农村统治阶层,他们建立了政府和农民之间的盈利性经纪体制,尖锐了社会矛盾,但未能解决。

““我胡汉三又回来了!”还乡团到底是个什么货色?”

于是革命解决了,原有的不合理土地的一切制必然被打破,地主阶级作为农村封建势力的第一代表自然走在了它的前面。 反封建的中国革命,自然对买办阶级和地主阶级怀恨在心,并且受到广大贫困农民阶级的衷心支持。 敌我双方的斗争长时间、多而复杂、艰巨,斗争双方力量不均衡,在不同的革命阶段相互消除。

““我胡汉三又回来了!”还乡团到底是个什么货色?”

不甘心退出历史舞台的逃亡地主、恶霸地主,憎恨一切结束万年江山的僭主,为了夺回自身失去的政治权力和经济利益,在反革命势力的支持下,组织队伍返乡报复。

【故乡的各位,没想到吧? 胡汉三回来了! 现在,是我胡汉三的天下。 谁拿了我的什么东西,请发给我; 请吐出来谁吃了我的什么。 有人欠我的,那得慢慢算。 】

  

电影《璀璨之星》中的胡汉三

这是电影《璀璨之星》中的反派台词,但却是二十二年中国革命中,地主阶级和农民阶级的对立和斗争反复出现的描写。

解放战争初期,敌我瞄准了压倒性的差距。 美机、日机的装备自不必说,花子和龙王爷比宝,军队定员4:1,国民党傲慢地喊道。 三个月就要消灭共产军,所以我们只能放弃部分根据地,大步向北撤退。

这是战术决战不得已之策,但对被放弃地区的党员干部、进步群众、甚至普通市民来说,都意味着灾难。

与以往相比,解放战争时期回乡探亲团的组成部分更多更复杂,不仅集中了逃亡地主、土豪的劣根化和土匪,还聚集了与解放区军民血仇、以反共反人民为职业的日本伪汉奸和国民党顽固派、间谍分子。 如果说逃亡地主的首要要求是追逐出租屋,曾经向日本鬼子投降的大大小小的汉奸和失足间谍,除了讨钱之外,还为了求生,保护自己的生命,那么土豪的劣绅和土匪就是他们积极的追随者和帮凶。 所以,这部分政治上的返乡团,凭借着对根据地人民反击的倒算和阶级报复的疯狂程度、脾气的凶残和手段的残忍,完全刷新了人的底线。

““我胡汉三又回来了!”还乡团到底是个什么货色?”

这是阶级斗争,因为你死了我也可以活,并不是因为你不说那样的话,别人就不会这么做。

关于这一点,国民党内部也有认知,蒋介石发出了特别训令,要求如下:

【对强奸、匪徒政治训练事业和信息普及等事业,要特别反复研究,积极增强,加快军事效果。 但是,匪徒要造反,军事和政治必须相互配合,恢复区内的地方行政工作尤为重要。 】

如何抓住政治工作,如何恢复地方行政?

那只能依靠以前和解放区的军民生杀与掠夺,完全没有和解可能性的汉奸和间谍。 他们知道根,更坚决啊。

在这里,不能不提人人皆知的英烈,这就是生之伟大、死之荣耀的刘胡兰烈士。 逮捕刘胡兰烈士的是山西文水县当地的奋斗复仇自卫队,一听到名字就闻到血的味道。

  

这个复仇队队长吕德芳,是恶霸地主,哥哥吕善卿,是当时的文水县三青团书记长,三料特务、三朝元老,抗战前是阎锡山的特务,后来跟着鬼子,光复后成了国民党的特务。 在整个文水县,与我军民采取的复仇行动相比,基本上是这兄弟俩为主,与阎锡山所部勾结驻扎在该县的72个师团进行的。

““我胡汉三又回来了!”还乡团到底是个什么货色?”

顺便说一下,国民党军队欺压我军民的乐趣,并不比回乡的团差。

72师长艾子谦就与复仇队合作行动的215联队1营特别训令。

【该营地在此次业务开展中偷工减料,方法过于柔和。 今后的方法是变硬,消除书生习惯,不要储存女仁,迅速逮捕陈德照、刘胡兰等归法! 】

不说阎锡山的军队就是这样,有名的中央军重组74师师长张灵甫,对返乡的团也是完全纵容的态度。 陪同该省的鲁南归还了乡团,在当地坚决进行了杀戮。 手段残忍,中央社的随军记者翁鲜豪看不下去了,劝告几位乡团长无效后,拍下屠杀现场的照片,向张灵甫告状。

““我胡汉三又回来了!”还乡团到底是个什么货色?”

这位高级知识分子出身的名将,出于重视党国党军队的声誉,更好、更快地怀柔地方的需要,如何长治久安,让这些人不能学习日本鬼子搞三光政策,让民心不灭?

结果受到张灵甫的嘲笑:

【他们分人田,抄人家,就像土匪一样,人当然应该吐气! 有什么惊讶的事吗? 你们记者真是书呆子啊。 】

论张灵甫的整编74师进入解放区后,危害人民的花样和力量,并不比返乡团差。

  

张灵甫

在临沂张官村(现在是山东莒南),发现了几个绣有红色五星的鞋垫,74师全员做鞋垫射杀9名女性全员。 孟良崮被解放军包围的时候,他们烧掉了附近的许多村庄,没什么大不了的,来不及逃跑的村民也全部射杀了。 特别值得一提的是,张灵甫为了处理粮食困难,下令当场补给,纵兵掠夺百姓的粮食,并将其枪毙给所有敢于反抗的百姓。

““我胡汉三又回来了!”还乡团到底是个什么货色?”

隔壁李天霞的整编83师更不像宅男,别说躲在党的国家里拉兄弟,除了之前带着回乡的团干了各种坏事,还挖了抗日英雄罗炳辉烈士墓,拖了忠骸,带来了一切屈辱。

如果国民党军队是国民党政权的老虎,那么回乡的团就是为老虎作伥的伥。 在返乡团的协助下,国民党政权在很多新占领地区,在一定程度上恢复了秩序。

以华中地区为例,我各级留守党组织受到了很大的打击。 1946年秋季至1947年3月,华中第一、第二地委党支部从1641人锐减至989人,党员从84498人减少至71206人。 1946年9月至1947年11月,华中第九地委党员从37907名减少到13715名。

很多熟悉历史的朋友都知道,1968年美国在南越启动了凤凰计划( phoenix program ),中情局赤裸上身出征,帮助南越伪政权版的返乡团,肃清越南。

从账本上看,越共组织遭受了巨大的损失,但同样肆无忌惮的暴力屠杀,导致了许多无辜平民的死亡,必须加剧南越南人民对美伪政权的仇恨。 而且南越伪政权和国民党政权一样腐朽堕落,战略胜利对战术决战作用不大,反而要让广大群众清楚认识美帝的反动本质和伪政权的爪牙本色,支持抗美救国战争,实现国家统一和民族解放

““我胡汉三又回来了!”还乡团到底是个什么货色?”

同样在中国,当时的美帝也积极支持国民党的同样行动。 1946年8月,苏中七战七捷中的五战丁堰、林梓在歼灭军统武警总队后,在丁堰(今属江苏如皐)查获了几枚刻有usa字样的脚镣手铐。 不用说这些用途。

这个地区的返乡团,也确实能应对美国人和军统。 泰县(今属江苏泰州)姜南区三太乡的返乡团,一夜之间逮捕了该区108名乡、村干部和土改积极分子,晚上活埋28人。 黄桥地区浩堡乡的返乡团,一次烧毁61所民房,6所房屋不分男女老少全部烧毁。

““我胡汉三又回来了!”还乡团到底是个什么货色?”

苏中人说:

【想‘ 中央、仇恨‘ 中央,‘ 中央一旦遭殃,奸夫比鬼子还坏,烧死后战胜抢劫‘ 二黄(伪军)! 】

这样的返乡团,与其说是用尽全力捕鱼,不如说是为了深渊驱赶鱼类。

本来对我党和我军持中立态度,但不能理解,甚至暗中期待国民党卷土重来的绅、地主、富农,也不得不排在左边。 他们不喜欢我党的土地政策,但两害较轻,要把乡团和国民党军队反扑回去,更是难以容忍。

有些地主正在给我们的干部写信。 他们狼进入鸡群,胡作非为,必然不会长久。 我们夺回了土地,但我们希望你们快点回来。 否则,这一天过不下去。

海安、高邮、宝应等人在私下里也唱着同样的民谣。

【蚕豆开花,干部回家; 蚕豆挂了,新四军要来的蚕豆系英子,回老家翻壳。 】

我们土地改革的实行有问题,很多人怨声载道,但必须承认,回到家乡后,很快就给大家上了一课。 听完返乡团的教育后,大家很快就明白什么是阶级斗争,无数农民要自发团结起来服从党的领导,拼命推翻国民党,拼尽全力也要向返乡团报仇。

““我胡汉三又回来了!”还乡团到底是个什么货色?”

随着解放战争的深入,我军每次战场纷纷发动大反攻,国民党正规军被大量歼灭,毛将不长毛的返乡团也自然崩溃。

这是武装的返乡团,这几年没有武装,却借助媒体的力量杀死了返回的返乡团,做了什么呢?

很多朋友都能感受到吧。 就在身边,就在眼前。

维北县委在华野九纵写的信中还有一句话。

【维北县的很多人把复仇的希望完全寄托在自己的军队上。 】

我们现在要战胜历史虚无主义。 我希望你先寄托在自己身上,有时不等我,放下我,抛弃别人。 这是持久战,是人民战争。 让我们和这些精神上的返乡团战斗下去。 打倒到最后!

本文:《““我胡汉三又回来了!”还乡团到底是个什么货色?”

免责声明:星空分类目录网免费收录各个行业的优秀中文网站,提供网站分类目录检索与关键字搜索等服务,本篇文章是在网络上转载的,星空网站目录平台不为其真实性负责,只为传播网络信息为目的,非商业用途,如有异议请及时联系btr2031@163.com,本站将予以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