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空网站目录平台免费收录优秀网站,为了共同发展免费收录需做上本站友情链接,星空网站目录平台的站长才会审核收录,不做链接提交一律不审核,为了避免浪费时间:收录必看!!!
  • 收录网站:126
  • 快审网站:10
  • 待审网站:91
  • 文章:16078
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速递 > “贺敬之为邓力群讨公道(之四)”

“贺敬之为邓力群讨公道(之四)”

发布日期:2021-06-01 20:27:01 浏览:

年2月10日邓力群同志去世后,作为他的老同志、老战友、贺敬之同志陷入了巨大的悲痛。 老人92岁高龄,不分寒暑,历时8个月写长篇文案《想起邓力群同志与文艺新闻记者李云雷同志的谈话》。

李云雷:你觉得这次的会怎么样?

贺敬之:确实发生了领导同志之间的争论,但我有点生气,也可以说是吵架。 这对于不了解实际情况的人来说,可能觉得有点异常。 但是,对于正常的党内生活,特别是进行批评和自我批评的过程,是正常的现象。 在争论中,虽然不说周扬同志的态度看起来更热烈,但至少对周扬同志提出了什么样的批评并不出奇。 如果那个时候或者之后确实有说谎的人的话,那连跟风都不会。

“贺敬之为邓力群讨公道(之四)”

李云雷:那之后的第三次、第四次会议的情况怎么样?

贺敬之:第三届会是距离第二届会还有一个多月的1983年4月29日,由中宣部文艺局党支部举办的生活会。 这次会议没有领导参加,我也不在场。 会议结束后,我知道没有人会批评周扬同志,周扬同志主动发言,第一次做了自我批评和说明。 《胡乔木传》根据当时的记录作了如下摘录。

“贺敬之为邓力群讨公道(之四)”

胡乔木来我家一上午,认真地谈了我的意见。 他的话声音很轻,有些听不懂。 他说他受翟邦同志之托来谈谈,我记得他临走时说的话,没印象。 这证明了周扬同志重新回忆的结果,不再否认胡乔木同志说的话。 只是说有些话听不懂,印象不好。

“贺敬之为邓力群讨公道(之四)”

高木先生说话后,给我打电话,‘ 异化的解释实际上不合适,但如果这一点有问题,我也负责。 虽然使用的是不肯定的情况,但并不完全否定联系实际上是不合适的。

胡乔木和邓力群同志很高兴知道这种情况。 5月6日,胡乔木与约周扬进行了会谈,欢迎周扬的自我批评,在他的讲话中关于我国在思想上() ‘ 个人崇拜(、政治上的) ‘ 人民公仆成为人民公主)、经济上( ‘ 做了一些蠢事)都存在异化,克服所谓改革异化的论点进行批判,指出这些已经不是常规的理论问题,而是现实的政治问题,不应该以他的身份轻率发表这样的意见。 胡乔木希望周扬在适当的时候写短文纠正讲话中的第一个错误,这样处理问题最好。 周扬开始同意,并表示继续考虑。 (参见《胡乔木传》。

“贺敬之为邓力群讨公道(之四)”

这是胡乔木同志第二次和周扬同志说话,是单独的话,我很久以后才听说过。

李云雷:那第四次会是什么时候?

贺敬之:那年10月,十二届二中全会召开之后。 具体日期不准确。 有一天,他通知我要参加邓力群同志主办的中宣部部务会议。 会上,他通报了二中全会的进展情况,邓小平报告后,在小组会议讨论中谈了社会主义异化问题,有同志发言说不同意周扬同志文案的观点。 胡乔木同志作了长篇发言,分析了异化理论的起源和历史变化,批判了社会主义异化论和人民日报全文发表周扬同志的文案。 邓力群同志自己也发表了很久,第一是结合当时的错误思潮批判了王若水抽象的人道主义观点。 周扬同志在小组会议上发言,改变了以往书面发言中说社会主义异化问题不过是学术问题的看法,对这个问题比在文艺局党支部生活会上的发言更进行了自我批评。

“贺敬之为邓力群讨公道(之四)”

邓力群同志在部务会上作了以上通报后,与高木同志一致认为,目前周扬同志正在进行自我批评,之前王若水和秦川同志就违纪问题写了书面检查,这个问题可以说已经得到了处理。

部务会议举行了大半,周扬同志出席,刚入座,必须马上发言。 刚开头提到了我的文案,我的探讨… … 邓力群同志不等他继续讲下去就接过来讲,周扬同志说,到此为止,不要再讨论了… … 我一直都很尊敬你。 你发表那个副本后,我们之间发生了尖锐的矛盾。 现在你做了自我批评,但我还是和以前一样,把你当做哥哥的长辈同志来尊重… … 他的话很情绪化,也感染了我,我立刻联想到他当中宣部长后第一次和我工作时他对周扬同志的尊敬。 随后,从几位同志那里听说,邓力群同志就任国务院办公厅副主任兼社会科学院第一副院长(院长为胡乔木同志)时,周扬同志计划平反担任社会科学院顾问。 邓力群同志要求周扬同志当副院长,而且名次应该排在前面。 之后,他又支持周扬同志为中宣部副部长。 因此,不一会儿,中央听到周扬同志可能会退出中宣部副部长一职的传言,我在思想上不能接受,想马上向领导反映意见,首先想到了邓力群同志。 对此,《风雨答问录》中有如下记述。

“贺敬之为邓力群讨公道(之四)”

我赶紧在午休时间去中南海勤政殿,先是邓力群同志… … 他说还没有听说这件事,同时说有这件事也可能是年龄的问题。 他本人和他认识的其他中央领导人同志,对周扬同志都很尊重。 即使问周扬同志有什么不好的反映,他也说那不是真的。 不管什么理由,都不能让周扬同志退出。 邓力群同志表示同意我的意见,并叫我也咨询翟邦同志。 我赶紧和耀邦同志… …

“贺敬之为邓力群讨公道(之四)”

这些都是不老的记忆,我相信邓力群同志在这次中宣部部务会议上,对周扬同志说的上述话是真诚的。 特别是他说我像以前一样,尊重你作为哥哥长辈的同志,我很感动。

李云雷:这次中宣部部务会议后,1983年11月6日,人民日报发表了周扬同志公开自我批评的报道,这中间的过程怎么样?

贺敬之:当时,我只从人民日报上读到了周扬同志公开进行自我批评的报道,完全不知道具体过程。 我之前谈到整个事件时,列举了中央多次指示的事情。 其中,周扬同志在内部初步口头讨论后,邓小平同志要求他公开自我批评的指示是在31年后,读了《胡乔木传》才知道的。

“贺敬之为邓力群讨公道(之四)”

《胡乔木传》的记述和我后来听到的有关人士的回忆,具体过程大致是:邓小平在十二届二中会议的简报上看到周扬在小组会议上自我批评的发言后,听胡乔木和邓力群同志讲,周扬一两万字的文案(马克思主义的一些 他们在报纸(人民日报)上刊登,向周扬同志表示,应该公开进行自我批评,对用什么方法正确反映周扬同志的自我批评精神,维护周扬同志的品牌形象也进行了思考。 结果由胡乔木同志提出,经周扬同志同意,采用本社记者的采访方法,作了简要回答。 这就是刚才所说的1983年11月6日在人民日报上发表的“周扬同志向本公司记者发表谈话”。

“贺敬之为邓力群讨公道(之四)”

这段对话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但多年来我一直记得它的主要文案和重要的话。 谈话从理论和现实的作用方面对社会主义异化和人道主义进行了分解和探讨。 自己对近年来形势的推测不正确,总结历史经验不够充分,脑海中充满了反‘ 无视了反对左、右的倾向。 对于精神污染带来的严重后果,更是缺乏推测,所以轻率、不小心发表了那样的缺点和错误的文案,是一个深刻的教训。

“贺敬之为邓力群讨公道(之四)”

李云雷:这篇谈话的公开发表在思想文化界和社会上引起了很大的反响。 你对此有什么看法?

贺敬之:我感受到的是喜悦、感动、兴奋。 我认为,对话中展现出的自我批评精神是真诚的,反省在重大理论问题上失误的态度是确定的,也是实事求是的。 这在人民日报上发表,标志着中央理论实务务虚会以来,思想战线领导层进行了批评和自我批评,取得了重要成果。 这是周扬同志认真听取包括邓小平同志在内的许多同志的意见,结合社会现实,进一步深入思考的过程,也是少数人逐渐摆脱从反面进行思想干扰的过程。 在这一过程中,我看到了在党中央的直接领导下,正确进行批评和自我批评所取得的显著实效,看到了胡乔木、邓力群同志在大体问题上进行严肃批评的同时,尊重、理解、爱护老战友、哥哥长辈同志的革命情谊。

“贺敬之为邓力群讨公道(之四)”

李云雷:但是,当时和以后一直有不同的看法。

贺敬之:是的。 因为不了解情况而被不真实的语言误解,或者有来自不同观点和角度的抵抗。 在这种情况下,1984年5月7日,作为还在位的中宣部副部长,我在中国合作工作会议上的演讲中,专门讨论了这个问题,原话如下。

现在,我要谈谈我们的老领导周扬同志。 他这次在报纸上对他的文案“关于马克思主义几个理论问题的探讨”进行了公开的自我批评,受到党内外许多同志的赞扬和感动。 但是,有些同志为了他而屈从,不得不抱怨。 其中有些不知道真相,也未必。 我认为周扬同志的这种自我批评是事实上的真实,是具有很高威望的老领导、老党员党性的表现。 这对提高思想战线,特别是文艺部门党员的党性,改善党风起到了很好的作用。 周扬同志本人不是因为这次自我批评而威信下降,而是相反。 这对包括我在内的我们文艺界的后辈来说有很大的教育意义。 收录于《贺敬的文集》第4卷)

“贺敬之为邓力群讨公道(之四)”

李云雷:但是,这之后不久,形势好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

贺敬之:是的。 正如我刚才所说,在十二届二中全会之后不久,胡耀邦总书记改变了全会对思想战线实务的明确方向。 正式提到两个,就是不反对精神污染,不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以及两位总书记对资产阶级自由化思潮的追捧和纵容。 在这种情况下,极少数人反对周扬同志乘势而上进行自我批评。 他们在各种各样的场合用各种各样的方法制造舆论。 周扬批评错误的是胡乔木、邓力群的主谋,包括贺敬之在内的中宣部人员合作,有意打击周扬的极左行为,此外,周扬自我批评的谈话被强制、违背内心等。 这种毫无根据、毫无根据的谎言和谬论在一定范围内和一定时间内会产生一定的影响,但也必须看到,思想文化界的大多数同志和广大群众是不可能认同和回应这一观点的。

“贺敬之为邓力群讨公道(之四)”

就我自己而言,不管两个人没有提到的个人立场如何,作为这件事进行中的重要情节的知情者和亲历者,当然要打破谎言和谬论,我认为最终也是可以打破的。

李云雷:请在2003年的《风雨答问录》中再次谈谈这个问题。

贺敬之:这是我离开职场11年后,作为普通离休干部所说的话,是刚刚引用的14年前在职谈话复印件的再次提交,也可以说是再次确认。

周扬先生… … 他自己为纪念马克思逝世一百周年发表的那篇文案中的错误进行了自我批评,产生了很大的影响。

… … 大多数没有偏见的人对此给予了肯定的评价,非但没有降低,反而提高了周扬同志的威望。 许多同志反映,这是思想战线乃至全党,为了恢复批评和自我批评,从以前流传的优秀以前就有了好的头脑。 我完全同意这个说法。 现在回想起来,我不禁感慨,如果我们的整个思想战线从当时开始就巩固和始终坚持这种精神,该有多好啊。

“贺敬之为邓力群讨公道(之四)”

想起这个故事到现在,又是14年了。 由此算起来,到现在一共多少年了?

李云雷:一共33年了。

贺敬之: 33年,周扬同志、胡乔木同志、邓力群同志相继去世。 作为他们的学生和后来者的我也已经92岁了。 我不能不认为,这包括了我在人生中幸运遇到的这三位杰出的马克思主义老战士、老领导人一生走过的战斗历程,在他们相同的方面和不同的方面为党的事业做出了重要贡献,发扬批判和自我批评精神的宝贵贡献。 在我活着的时候,为什么不继续向他们学习,为什么永远不怀念他们呢? !

“贺敬之为邓力群讨公道(之四)”

而且,结合新时期以来整个思想战线曲折迅速发展的过程,对于其中的教训和教训,我为什么要和许多离职不离不弃的老同志一样,思考它的今天和明天? !

以上故事原本以回忆邓力群同志为主题,不料竟有这么多话要说,如有不妥,请网友指正。

年7月30日

/专集连载结束/

本文:《“贺敬之为邓力群讨公道(之四)”

免责声明:星空分类目录网免费收录各个行业的优秀中文网站,提供网站分类目录检索与关键字搜索等服务,本篇文章是在网络上转载的,星空网站目录平台不为其真实性负责,只为传播网络信息为目的,非商业用途,如有异议请及时联系btr2031@163.com,本站将予以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