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空网站目录平台免费收录优秀网站,为了共同发展免费收录需做上本站友情链接,星空网站目录平台的站长才会审核收录,不做链接提交一律不审核,为了避免浪费时间:收录必看!!!
  • 收录网站:10
  • 快审网站:0
  • 待审网站:212
  • 文章:13556
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速递 > “李旭之:塞外秋行记”

“李旭之:塞外秋行记”

发布日期:2021-05-27 07:18:01 浏览:

李旭之:塞外秋行记

今年国庆节,我决定去北京散步。 假期里,为了避免拥挤,我没有出去度假,但是这次度假时间交给了经理,决定开车去插头外面旅行。

10月初秋日的北国是北国最美的季节。 汗流浃背、蝉鸣聒噪的夏天不远就移到了清爽宜人、早晚结露的秋天。

北京的秋天之美,八十年前的郁达夫从杭州经过青岛到北平,饱尝了北国的秋天之味后,留下了名篇《故都之秋》,文案中带着隐隐的悲伤,却倾吐了北国对秋天留恋的真情。 今天的首都北京,是现代化建设后高楼林立,车辆拥堵,人们匆匆忙忙,谋生的大城市。 “故都之秋”的什么样的秋天气息在现代的气息中变淡或消失了呢? 的杰作残留在不变的天空和树梢中,但北国秋天的全貌也支离破碎。

“李旭之:塞外秋行记”

利用假国庆节的假期,出去塞外玩的话,不仅可以欣赏北国秋天的风韵,还可以游览名胜。 为什么不能犹豫呢?

10月1日清晨,离开北京进入八达岭高速、延庆界,两侧的风景,闪烁在疾驶的汽车后面,靠近高得多的风力发电机悠闲地在风中转悠。 泛黄的草原景色和后面的华北平原不同,现在已经是塞外了。 太宣化了,直奔大同。

悬空寺

沿着山西省的高速公路,第一站到了悬空寺景区。 ( (/k0 ) )到寺观光地的山路并不长。 从浑源县的县道上山后不久,就看到了(/(/k0/)寺和恒山观光地的招牌,表明观光地就在附近。 ( ( ( ( ) ) ) ) ) )从指向0寺观光地的方向开车去,到了停车场停车场也不收钱。 一打开车门,大风马上就感觉到了深山里的寒冷。 那时,有人拿来棉衣服,问我借一件吗? 今天是晴天,山上的太阳从蔚蓝的天空空洒下来,虽然刺眼,但是没有温暖。

“李旭之:塞外秋行记”

买票的时候,从广播里得知,前几天碎石从悬空寺上掉了下来,所以悬空寺今天不能去了,只能进门远远地看。 入场券( 25元)比悬(/k0/)寺的入场券) 100元)不贵,但是不能去悬)/(/k0/)寺,很遗憾。

进入观光地。 在这个南北深山峡谷中,右前方一半的悬崖上,突然镶嵌着寺院。 这就是悬空寺。 ( (/k0 ) )寺庙紧靠着峭壁横卧,下午的太阳围绕在山体的右上,(/(/k0 ) )整个寺庙看起来很暗。

(() ) ( ) ) )接近0寺的话,山谷的风越来越大,风从北口流向山谷,人有点不好走。 山谷里河水清澈。 ( (/k0 ) )寺庙是沿着倾斜的岩石层建造的,从正面看,左侧低右侧高,左侧部分下面连着山块,是以红色墙壁为基础的神殿建筑,气势磅礴地往上爬,共有三层。 右侧的两座楼阁寺院似乎挂在峭壁上,垂下的十几根细长的木棍,越发增加了悬挂感。 这两座楼阁之间,沿着倾斜的山势,空的中栈廊相连,将整个建筑物连接在一起。

“李旭之:塞外秋行记”

悬空寺整体面积约一百五十平方米,与山体相比悬空寺看起来有点小,感受到山谷的大风,小悬空寺被大风刮走,担心插在峭壁上的梁会朽坏吗

( (/k0 ) )寺庙挂在峭壁上已经有六百多年了。 因为建在凹陷的山体上,(/k0 ) )寺庙很少被岁月的风和雨暴晒侵蚀,一直保留到现在。 不得不说是建筑史上的奇迹。

文献资料表明,北魏时期建造的这座悬空寺,意味着道家的玄和佛家的空,以楼阁的形态,意味着延天、降天的人们浮躁的境地。 佛道之士应该早就不在寺庙里了。 剩下的空寺院成为了今天恒山景区最有名的景点。

出了景点,回头看悬空寺,可以进入一眼就能看到它的地方,都被围墙堵住了,要靠近悬空寺,至少可以买25元的门票进去。

北岳恒山

(() ) ( ) ) ) )出了0寺停车场,感动的是停车没收钱。 转弯往右穿过隧道,走几分钟就到恒山天峰岭景区了。

恒山五岳中的北岳。 五岳是封建帝王受命于天的象征,是封禅祭祀的地方。 孔子登泰岳缩小了天下,所以五岳中东泰岳的地位历来最高。 南岳和北岳发生了变动。 古南岳原位于安徽省的霍山(现天柱山),隋文帝改祀南岳后到了湖南衡山。 而且,古北岳恒山原位于河北曲阳(今大茂山),载于汉武帝时代的《五岳真形图》。 北岳恒山位于定州曲阳县,长桑公真人得道,天涯、崆峒二山为副。 云。 明末清初,改祀为北岳至山西,即现在的恒山天峰岭,而祭祀北岳的北岳庙至今仍在河北曲阳县。 恒山不稳定也是偶然一致了恒山如行的说法吧。 浑源恒山岳历史最短,所以清以前史籍的北岳是指大茂山,不能李加冕。

“李旭之:塞外秋行记”

开车登山的话可以到达山的一半位置。 停车看到红色恒宗的大字突出在峭壁上。 恒宗这个字刚直气势磅礴,神韵天然,恒宗峭壁据说是恒山主峰南端的第一峭壁。 另外,由于恒宗这个字,这里的位置被称为大字湾。

从真武庙入口进山,捡起楼梯,慢慢进入佳境,被秋天的景色包围。 途中的松树耸立在路边,黄山一样的迎客松通常迎接编织一样的游客。 远远望去,红色的墙在房檐上飞过的殿阙映在远处的高山林树丛中。 再往上走,来到了人天北柱的牌楼前。 过了人的天北柱,进入恒山庙群。 远远望去,远处也好,近处也好,躲藏也好,露水也罢,高高挂低,都装饰在恒山的苍茫之中。 古庙奇阁中残留着道佛仙迹、怪石幽灵,漂浮着仙气众神。

“李旭之:塞外秋行记”

道路遇到向导的话,从远处指着洞,叫出云洞。 这个山洞深得谁都不知道。 阴天里云从洞里出来也很奇观。 看山势,确实哪儿也爬不上。 只听话。

再往上,来恒宗殿,恒山主殿。 正殿前的楼梯,从下面看,陡立,楼梯像锉刀一样,一楼一百零八层不间断地直通正殿宇。 攀登的游客,好像身体贴着台阶在攀登,看着真的心悸。 我不想冒险,走上了岔路的缓坡。 大殿之主侍奉北岳大帝。 再往上是洞天福地的殿宇。 看到这座殿,南背绝壁下而建,东西有山,冬暖夏凉,不愧为洞天福地。 进入神殿后,与神殿内的老神父交谈,发现这座神殿是明代的建筑物,供奉着北岳大帝的顠顼、福禄寿三星和二十四路的神仙。 殿外崖壁上雕刻着檩条的天下名山,和天相通的绝地悬崖大字。

“李旭之:塞外秋行记”

我听说到主峰天峰岭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后山的自然景观很壮观,但是天开始晚了,只好停下来下山。

让我们来制作一个插曲。 当我听到一位导游对着游客无意中将古北岳的历史故事搬到北岳不到400年的永山时,我总是有想纠正的冲动。 历史总是历史,不应该向人们传播虚假的历史吧。

站住,远望群山,砥柱窈庐,巍峨,冠绝北国; 摇来摇去,起伏不定,西抵吕梁,东抵太行,险势如行; 压制燕,携雁门平型两要,挡住中原之钥,挡住塞外的腥味,断绝天下大势。

开山,望长城走山势,燕赵兴师动众,汉-匈牙利为其争雄、拓跋破关立北魏,成为民族融合的渊薮。 五岳中,唯北岳成为了军事名山。

云冈石窟

我住在大同,10月2日早上去云冈石窟。 离景区很近,车堵得很慢,到了之后景区超市很多,找停车位非常不容易,离售票处很远。 门票125元,很贵。

云冈石窟与龙门石窟、敦煌莫高窟并称中国三大佛教石窟建筑群,是大同标志性史迹。 进入景区,一路楼阁建筑都是现代新建的,但庄重素雅,有一种凝聚了历史沧桑之感。 在观光地的入口立像,借用导游的解说,是制作阴天的高僧。 原本阴天是云冈石窟最初五窟的创立者。

“李旭之:塞外秋行记”

云冈石窟所在的山体不高,从远处看像低矮平坦的小山,像巢穴一样挖掘的石窟通常出现在垂直的山体一面。

接近石窟群后,最初的几个洞窟变成了空空,只剩下风化的空空摇晃的洞窟。 往前看,有一个更大的洞穴,只剩下一尊大佛,虽然很壮观,但如果聚集神的目光,早就被丢下了眼睛(据说是玛瑙目)。

到达第五第六窟的位置后,可以进入建筑有楼阁的几个洞窟,看到惊人壮观的洞窟和佛像。 从第五窟到第十三窟,应该说是云冈石窟中最美的部分,是从北魏开凿至今保留下来的精华,其中尤以第六窟最为美丽壮观,但洞穴内不得拍照。 因为对佛教没有研究,所以能看到的只有形象和气势。 在这几个洞穴中,尽管历经一千五百年岁月的风化侵蚀和人为破坏,佛像仍然保持着庄严的法相和雕刻技术的高度和美丽。 造像大多依然很有色彩,彩色佛像更增加了佛窟的艺术魅力。

“李旭之:塞外秋行记”

据说第十六至二十窟是阴天挖的先五窟,也称为昙曜五窟。 其中,第二十窟的大佛已成为云冈石窟的象征,是我们普遍普及的大佛。 这座大佛高十几米,面容丰满,形象端庄,神态祥和,笑容过人,服装线条简洁明亮,呈坐姿,是中国佛教雕塑艺术中的重要杰作。

“李旭之:塞外秋行记”

之后,到最后的四十五号窟为止,是大还是小,但佛像大多风化破坏严重,或空窟。

北魏拓跋政权在平城(今大同)建立了近百年。 北魏皇帝虽然是少数民族政权,但信奉佛教。 云冈石窟从北魏文成帝开凿,延续至孝明帝时代,前后60多年,其中开凿的鼎盛时期是孝文帝迁都洛阳之前。

作为中国佛教三大石窟艺术之一,在古代,从山体上用人力挖掘出了许多巨大的洞穴。 许多美丽的佛像被认为必须在挖石洞后雕刻石柱,或者从挖洞的四方山体上雕刻各种佛像。 我无法想象会是多么艰难的工程。 开凿云冈石窟,迁都洛阳的孝文帝,又在洛阳龙门开凿了规模更为宏伟、工程更为困难的龙门石窟。 古代帝王为了自己的信仰和所谓的艺术,不惜万众之力。 没有伤害到万民的痛苦。 大小石窟和佛像的每一个都不是由千千万万人民的血和油聚集而成的。

“李旭之:塞外秋行记”

今天,参观石窟群发现,佛教丰富了中华文明,但也给中华民族的先民们带来了许多苦难。 光是云冈石窟,为了挖掘石窟建造佛像就死了多少人,佛法慈悲的救世在哪里? 在石窟里游泳的人脚下,不知骑在几楼的骨头和无尽的亡魂上,他们在地下哭了一千五百多年吧。

“李旭之:塞外秋行记”

辉腾锡勒草原

出了大同,沿着通往呼和浩特的高速公路,途中经过卓资县的难行公路,于10月3日下午越过阴山,到达乌兰察布的辉腾锡勒草原。 从阴山北坡下来,草原的风景展现在眼前,进入了历史上的游牧地区。

草原( (/k0 ) )宽敞,远处与天相接,近处坡道颠簸,草黄,不远就能看到羊群在草原上低头吃草,有人骑马在草原上游荡,天地静 远处蔓延的风和风林立,草原看起来广阔无垠。 草原的北风吹得比山南晋北还猛,感觉有点寒冷。

辉腾锡勒草原的道路像新屋一样,宽阔蜿蜒,可以看到10里。 车道线还没有画出来,过去的车也不需要避开。 在草原的道路上行驶,可以享受两侧金秋十月的草原风景。 远处的白带,据说是前几天下的还没有融化的雪。

停在人多的地方,马上就有牵着马的牧民问我要不要骑马。 洽谈后,一次以50元的价格成交。 骑在马上,感觉像游牧民族。 为了多坐一会儿,最后由牧民先导下到远方的欧桑折返。 在与牧民的对话中,进入10月,草原变冷,来草原的游客,这几天可能是最后一次拨号了。 生意已经不景气了,国庆节后,在这里旅行的人只能等明年了。 牧民说,这里的牧民都是汉族,但呼和浩特北侧草原景区的牧民大多是蒙古族,而这里的汉族也已经以马为业。 骑马的时候,马来西亚后面一直跟着的小马。 原来马来西亚是小马的母马,小马还不到一岁。 停下来的时候,小马有时会伸到马来西亚的肚子下吃奶,是和谐幸福的场景。

“李旭之:塞外秋行记”

在草原上行驶的道路上,车非常少。 这里没有交通堵塞,没有信号灯,没有摄像头,自由驾驶,随意停车,进入某个地区,看不到身体的影子。 空道路在广阔的草原上蜿蜒上下,左右走,不知终点。

夕阳西下,需要找个地方休息。 在黄花沟景区门口,被当地人领到,朝他说的地方跑去,远处像蒙古包一样的地方,就是他说的可以住宿的地方。

询问了条件后,没有住他那里,而是搬到了邻居家,遇见了三家从大同来这里的北京人。 他们是北京二七车辆厂的员工,因为很开心,就住在一起了。 经过协商,决定吃烤羊。 新的屠宰现在决定杀了。 每斤40元。 他们中的两位男同志看到羊后,最后大家商定目标,现场宰杀,羊重32斤,比预想的重,但大家欣然接受。

“李旭之:塞外秋行记”

这里是村子,好像家家都以旅行为工作。 因为开始变冷了,所以人气很低落。 天黑以后,到处都是漆黑的,刮北风的人感觉更冷。 蒙古包一样的房间,薄铁皮挡不住冷。 三家的孩子们多次向主人要求电暖气设备。

把羊整个煮一半,用电烤一半。 厨师是山西省出身的老退役军人。 等羊吃饭的时候,院子里不时有新客人进来。 我们中的两个女同志因为担心自己的羊肉被偷或被顶替,一直和厨师说话。 厨房里很暖和,出了厨房到处都很暗很冷。 能去哪里? 在谈话中,这家店的老板相当阴暗。 不只是一只羊,三只也许也可以卖。 (他们偷偷带走一位客人的羊肉,以65元一斤的价格卖给另一位客人。 )例如,我们看到的食谱中的价格都很贵。 例如,一篮子莜面180元,没有标注的高价地方还有很多。 )每只羊收加工费(经过谈判,不厨师告诉我们是私人的,过国庆节回山西,再也不做了。 厨师也告诉了我们这里一条不为人知的路。 暖瓶里的奶茶不能喝上千。 不仅贵,奶茶是假的,是用几毛钱的东西换的,但是卖30元的暖瓶。 客人拿热水的时候,他们不会告诉我哪个是白开水,哪个是打破的奶茶。 如果不知道喝了一次,就跑不了30元。

“李旭之:塞外秋行记”

煮得快之前,听导演的女性说,上司想要赶走我们的女同志,但女同志坚持下来了。 老板没办法,干脆说让我们煮的羊肉先给新到的客人吃,我们的同志也干脆不答应。 生气的上司在那之后一直没有给我们一个好脸。

终于煮好了,厨师也在统一作战中成为了我们的战友。 羊肉上了不少饭桌,大家都已经冻得发抖了。 看着热腾腾的羊肉,讲述着厨房的斗志。 这只羊的饭很好吃。 一只羊,十只羊,吃的不到一半,哪里像上司说的那样一定能吃的状况? 我觉得以前的东西被业主二次卖了。 我和上司闲聊时得知,从6月到10月初的短短4个月间,这笔纯收入20万元左右。 这20万元可能是老板心里打折后才告诉我的。 (剩下的我们都同意做包,回去的路上,再次美食。

“李旭之:塞外秋行记”

第二天,我们想加热昨晚的羊肉,但是厨师建议我们不要做。 否则业主不收200元的加工费是无法完成的。 昨晚看到忙碌的厨师师傅,索性马上出发。 上司的阴谋一个也没有成功,临近出发,没有看到上司家一个人和我们道别。 至少没有礼貌了。 现在只有厨师师傅出来,互相问候道别。 终于离开了再也不来的这个地方。

“李旭之:塞外秋行记”

张北草原天路

在离开内蒙界进入河北界前的高速公路服务区,和北京二七厂的朋友道别后,改道前往张家口。

10月5日清晨,在手机导航的指挥下,离开张家口市,从山间蜿蜒的小路颠簸,终于到达了张北草原天路的黄花坪服务区。

黄花坪服务区的停车场停着很多车。 一看车牌,大部分来自北京,右手边高耸着写有草原天道的大门。 听了清的方向,朝着东边的路,跑到桦皮岭,有100公里。 东线。 向西,野狐岭和白龙洞方向有37公里,是西线。 两线景色各有千秋。 因为野狐岭的大名,决定向西走西线。

“李旭之:塞外秋行记”

草原天路是汽车旅行路线,整个会场137公里,这只能通过汽车旅行来观光,但途中偶尔也会看到三五成群的自行车旅行者。 从西边的十字路口进去,马上感受到了天道的意义。 这条路突然变陡了,就像登天一样,又像突然倾斜落下一样,突然跌倒,左右摇晃,又走平坦的路,闭着眼睛往前走,能看到两侧的景色,和内蒙草原有些不同 这座小山的起伏比内蒙高一些,有时散落着黄色的灌木,在这期间,可以零星地看到农耕文明的村庄和草原上忙于秋收的农民

“李旭之:塞外秋行记”

停在孟良城营地,站在小山前眺望,突然迷失了方向。 四周山丘连绵,草地起伏,沟壑纵横,同空苍茫,人在这样的天地之间,突然觉得渺小。 弯腰一看,原来矗立的乱石一样的小山上,有一块招牌,表明是明代的古长城遗迹。 这下终于认真看了。 这里地势很高,乱石的原来好像是古长城坍塌破碎的青砖。 同样的青砖沿着岭蜿蜒前进。 如果没有猜错的话,我想这里是外面的长城,但是位于恒山的长城是里面的长城,两条长城构筑了保卫中原的两条防线。 错过了不远的野狐岭,在八百年前蒙金之间的野狐岭之战中,成吉思汗以十万大军大败完颜承裕的四十五万大军,这一战的胜负成为蒙金两国兴衰的转折点。

“李旭之:塞外秋行记”

西路37公里的天道,一路景色大同小异,秋日下的水库风景不容小觑,可以深刻感受到的是,它与天地的变化相接,随着草地的起伏,人自然融入其间,散发出浪迹,形成形骸。

据说今后天路将实施收钱制度,这次旅行应该是幸运的吧。

哀叹现在鬼古[/s2/]

这几天的旅行和观光,多亏了全国的高速公路在国庆假期是免费的,虽然是免费的,但是高速公路上不怎么堵车。 只有在有名的观光地,才能感受到假日经济特有的拥堵和满员,但这次最明显感受到的就是云冈石窟观光地。

虽然是国庆节,但是在路上的提醒下,人们好像没有庆祝国庆节的气氛。 反而各地的商业热潮可能是各景区一年中最后的观光热潮。 近年来,人们的生活提高了,出行方便了,但人们似乎也不再在意节日的意义了,上下全体人民都把哪个节日(只有春节自古流传下来的性还在)变成了商业活动和旅游期。 祖国大好河山,我们需要走一走,但如果我们的政策都搅动全民,快速发展所谓的旅游经济,可能会走向极端。 不仅把高度聚集民族精神和文化的节日从以前就经济化了,而且稀释了需要增强国家认同感和民族凝聚力的国庆节。 总之,现在无论哪个节日,到处都是金钱节日。

“李旭之:塞外秋行记”

参观各地的观光地。 祖国五年前的文明史,前人为我们留下了许多珍贵的文化遗产和名胜古迹。 这些名胜古迹永远是全国人民的,也将继续是我们子孙的。 它们分为各地,但并不是因此而专门在某个地方。 经济上来了,无论哪个景点,所在地都高筑墙围着长长的栅栏,搭门取钱很方便。 想看一眼的话,必须买票进去。 实际上是成为当地的摇钱树,产生财产。 再有,像凤凰古城、平遥古城、周庄等,连进城的花费都不怕。 名胜古迹需要保护,适当合理地收钱是可以理解的,但迄今为止,各地景点的门票费已经一度高价上涨,许多景点的价格高得惊人。 以云冈石窟为例,入场费为125元,以我当天目测的1万人计算,一天只获得125万的巨大入场费,7天的休息日可获得近900万元的入场费,可见景区收入多么可观。 除了必要的景点维护外,剩下的巨额收入要去哪里? 你做了什么? 很多没有观光地的地区的人们,只是单方面地把钱送到有观光地的地方,不是吗? 由此可见,在处理祖国名胜古迹的观点和票价方面,北京做得比较好,体现了社会主义国家的人民性。 例如,故宫博物院的门票是根据博物馆的性质定价的,北京的景山和北海是在人民大众公园定位的。 这两个景点的门票可能是全国最低的。

“李旭之:塞外秋行记”

如果不需要了解中国的历史,只需要在现代风景中穿梭,除了纯粹的自然风景游览外,去很多有名胜古迹的景点,不是对一个历史的回顾和探索。 如果真的不擅长历史的话,去观光地观光也会浪费时间和精力。 正如观光界的名言,与其看景色不如看景色,就是那种历史文化吧。

“李旭之:塞外秋行记”

十月六日在八达岭高速返回北京的途中,明显感到了俯冲的危险。 道路不远的地方有避险车道,是为了刹车失灵而准备的避险设施。 你可以看到这座山的地势多么险峻。 过了这一段,看到的就是平坦的华北平原。 心跳过度,回头看路上的行程和从八达岭感受到的山的危险,突然让我想到了历史上的幽云十六州。

“李旭之:塞外秋行记”

无论大同、内蒙、张家口,这个地区都是指中国古代的幽云十六州地区。 延庆是古代的儒州,大同是古代的云州,张家口地区是古代的武州,北京是古代的幽州等。

幽十六州的丢失对中国历史产生了极其重要的影响。 唐朝灭亡后,中国进入五代时期,朝代更迭,中原混乱,草原上兴起的契丹民族乘机统一塞外,不时入侵南方。 到了后唐时代,石敬瑭反唐被包围,为了冲破包围自救,石敬瑭向辽国租借了军队,代替将中原的北方门户幽云十六州割让给辽国。 石敬璇成为后晋皇帝和辽国儿女的皇帝,于公元938年在辽国划出幽云十六州。 十六州的割让,对后世的中国产生了相当深刻的影响。

“李旭之:塞外秋行记”

幽云十六州位于燕山山脉、恒山山脉、太行山北段山前山后,北为草原游牧民族地区,南为中原农耕文明地区,凭借着险恶的山势,自古以来就是中原王朝阻止草原骑马民族南侵的天然屏障。 特别是山后的几个州,也是中原王朝装备战马的重要草场。 由于幽云十六州的丢失,中原失去了天然的屏障,也失去了战斗力,但骑马民族的铁骑进军了马平川应该守护的没有危险的华北平原,瀛州和莫州深入了华北的内地。

“李旭之:塞外秋行记”

周世宗死于夺回十六州的途中。 北宋建国后,太祖和太宗共同致力于夺回幽云十六州。 在幽州高粱河之战中宋军大败,唐太宗乘箭而逃,但后北宋多年征战未果。 辽铁骑马踏华北平原,蹂躏中原大地,一夜之间吞噬马黄河,直逼澎渊城下。 宋真宗亲征澬渊,双方最后结成澬渊同盟。 中原王朝夺回十六州的伟业完全失败了。

“李旭之:塞外秋行记”

到明代为止,幽十六州重新收复,失守长达四百年。 幽云十六州在辽金的统治下,民族融合中的胡汉同化,特别是汉族的胡化成为最大的问题,该地区汉族在民族认同上的日显孤立、政治态度上的往来不稳定。 辽到辽,宋到宋,金到金。 幽云汉人的这些特有性格也可能随着中国后期元明清定都北京的历史发展,加剧了中国民族中较为严重的汉奸现象等,对全民族产生了极其有害的影响。

“李旭之:塞外秋行记”

借国庆在这一带旅行,除了展望的胜利之外,还深刻体会到消失在历史深处的两个文明、两个地区之间的交战和融合。

回到北京的两天后,发生了信息广播,塞外的水库下雪了。

北京的秋天也有很深的秋天的味道。

十月十四日写完了

本文:《“李旭之:塞外秋行记”

免责声明:星空分类目录网免费收录各个行业的优秀中文网站,提供网站分类目录检索与关键字搜索等服务,本篇文章是在网络上转载的,星空网站目录平台不为其真实性负责,只为传播网络信息为目的,非商业用途,如有异议请及时联系btr2031@163.com,本站将予以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