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空网站目录平台免费收录优秀网站,为了共同发展免费收录需做上本站友情链接,星空网站目录平台的站长才会审核收录,不做链接提交一律不审核,为了避免浪费时间:收录必看!!!
  • 收录网站:10
  • 快审网站:0
  • 待审网站:212
  • 文章:13556
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速递 > “高戈里:党的组织大体上不容践踏西路军究竟奉谁的命令?”

“高戈里:党的组织大体上不容践踏西路军究竟奉谁的命令?”

发布日期:2021-05-30 19:45:01 浏览:

1937年3月31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决议指出:

【西路军向甘北前进和西路军重大失败的首要原因是没有克服张国焘路线。 【1】

半个世纪后,中央政治局这一历史决议被推翻,史学界和舆论认为,西路军为接受国际援助,从渡河、成军、命名到进退,得到中央军委指示或批准的结论成为主流,冠以军史专家之名者借党报公开了张国焘路线的推翻案。 2

下面是翻船的结论如何违背史实,然后是翻船风践踏组织的大致要害。

一、命名西路军,承认其西进,是中央迫于既成事实的追认

1936年9月11日共产国际电示:

【坚决指出为了防止红军脱离中国的主要地区,红军向新疆方面前进是不允许的。 占领宁夏地区后,我会帮你们的。 【3】

9月27日又发了电报:

【苏联已经决定由外蒙提供援助。 (中国)红军应该迅速夺取绥远定远营地,进驻外蒙边境领取物资。 【4】

据此,中革军委制定了在宁夏战役部署地集中3个方面军… 摄像机消灭胡宗南西进先头部队[5],阻止南方敌人对我军的追击和夹击,主力攻占宁夏,站稳脚跟后,以支队为根据地渡戈壁,北上划定遥远的阵营(今内蒙古自治区阿拉善盟巴彦浩特镇),共产党组,

“高戈里:党的组织大体上不容践踏西路军究竟奉谁的命令?”

10月下旬,中央原本只有红三十军一军批准西渡黄河,但张国焘因害怕敌人过于右转,在战役第一阶段未击破南敌时,中央先击南敌,后攻宁夏的宁夏战役部署[6]釜底抽薪,朱张一

11月2日,红四方面军首长致电中央,提出与共产国际交货地点相反的西进方向[8] 由此可见,其西进的核心意图并非为了获得国际援助。 对此,徐前于1982年8月14日坦率承认:

【过河后,中央决定在很远的地方扎营。 … … 我当时积极主张西进。 【9】

11月3日,共产国际电话接管武器装备的地点从北侧定远营地改为西侧新疆哈密[10],补充了红四方面军主力西进的理由,几十年后推翻了中央政治局的历史决议,给西路军战史阴谋论者留下了渡海的根据。

11月4日,徐陈(徐前、陈昌浩饰)致电朱德、张国焘饰),再次提出西进请求,但毛泽东、周恩来对前几天要求留东返回的余地的重要指示[11],一句也没有回答。

11月5日,朱张致电徐陈,批准其西进请示,强调独立、不受一切牵制、行动迅速、秘密、坚决、机专[12]。

11月6日,徐陈根据此电指示,制定并报告《平大古凉战役计划》,并致电中央要求设立西北前委员会和军委西北分会独立行动的名分。

在11月8日之前,中共中央没有同意在共产主义国家的电话中更改接收地点:

从哈密运输物资的方法对我们的主力红军已经没用了。 这个变化已经大大落后了。 渡河的红军约有21,000人,我们可以命令他们向哈密方向前进,但要经过5,000多里的路程,战胜这一带的敌人和堡垒,需要很多时间,至少是明年夏天的事件。 另外,除非你们能开车把物资送到安西,否则不可能去红军接哈米。 因为哈米,安西之间是1,500里荒凉无人的沙漠。 十三】

“高戈里:党的组织大体上不容践踏西路军究竟奉谁的命令?”

11月11日,鉴于共产国际物资援助的接运地转移到甘北安西,徐陈率部西进已成为既成事实,中央正式授权红四方面军渡河西进部队西路军,批准其西进请求。

几十年后,冠以军事史专家之名的人反目成仇,指责最高司令部进行了一系列错误的指挥。 其中,西路军渡河后,奉命不能停留二十天,延误了快速西进的良好战斗机[14],完全无视了这二十天共产国际援助物资的交货地点在哪里。

“高戈里:党的组织大体上不容践踏西路军究竟奉谁的命令?”

西路军的西进本来是中央迫于既成事实追认的,但据说是受到现代军史专家的中央命令。 这样的历史,不是史学混乱,而是史学欺诈。

二、西路军西进是中革军事委员会的命令,声称是瞒天过海伪造的

是一部有点权威的军事史作品,说起西路军的西进,虽然被中央的命令改称为中革军事委员会的命令,但没有给出直接的根据。 之所以让批准陈西进请示的朱张代表中革军事委员会,是因为潜力不够。

历史如下。

1934年1月,在中华苏维埃共和国第二次全国代表大会上,朱德当选为中革军事委员会主席,周恩来、王稼祥当选为副主席。

1935年6月,中央政治局两河口会议新增张国焘为中革军事委员会副主席。

草地分裂后,张国焘于1935年10月在另一个中央成立,又成立了另一个中央军事委员会担任主席。

1935年11月3日,中央政治局决定军事业务由毛泽东负责,设立西北革命军事委员会,毛泽东担任主席,周恩来、彭德怀担任副主席。 十五

1936年6月,张国焘废除伪中央,被迫发表:

【军委、总司令部、总政治部等组织仍恢复了一、四方面军汇合时的旧制,仍以朱德任军委主席、张国涛[焘]、周恩来、王稼薗为副主席。 十六

同年9月19日,贺龙、任弼时等人打电话给中央:

【我建议立即在军事委员会主席团集中指挥三个方面的军队作战。 岷县朱、张、陕北周、王必须迅速亲临前线与业务汇合。 十七

9月21日,中央致电朱德、张国焘、红二、四方面军领导人:

【我们完全同意任、贺、刘、关四同志的意见,由六人组织军委主席团指挥三个方面的军队。 因为恩来正在准备去南京谈判,在这里军委和毛(泽东、彭、王)庄稼祥)三同志到前线和朱、张、陈三同志一起工作。 十八】

9月26日,朱德、张国焘等致电中央建议:

【罗甫等同志请以中央名义指导我们。 西北局应该怎么组织工作,军事应该怎么指导,军委主席团应该怎么组织工作,都要求决策指示,我们必须服从执行。 【19】

为张国焘继续自称军委扔石头探路。

9月28日,朱德、张国焘在电文中最后一次自称中革军事委员会[20]同日,草地分裂后首次在电文中称陕北同志为党中央。 21

10月10日,中央书记处致电朱德、张国焘和各方军方领导人:

【为了统一作战指挥,拟让朱、张两同志以总司令、总政委的名义,按照中央和军委的决定,指挥三方面军队的前线作战。 三方面军的对朱、张两总报告,以及朱、张对三方面[面]军的电令,均发给中央军委一份,密切前后联系。 二十二

“高戈里:党的组织大体上不容践踏西路军究竟奉谁的命令?”

10月14日,草地分裂后,朱德、张国焘给中央打电话时,首次用电文抬头呼叫军事委员会。 23

请看。 红四方面军主力西进黄河的时候和西进的时候,这个中革军委,张国焘自己也不好意思自称,现在一些军史专家自称代表中革军委,为推翻中央政治局的历史决议奠定了依据。 太荒谬了。

必须证明的是,由于张国焘有封锁朱德、书写强奸式警署他人姓名等恶行,这里与朱张签署的电报并不一定代表朱德。

三、加强历史学、舆论阵地,违背党的组织大体上迎合国外反共势力地推翻结论

从组织上看,要否定中央政治局1937年3月31日关于西路军失败原因的历史结论,只有通过组织进程,由中央政治局或中央委员会重新做出决议。 改革开放后,党内对这个历史结论有不同的意见,但是中央至今没有重新否定结论。 邓小平对于反映与中央历史结论不同意见的最后指示,也只是同意全部存档。 24

“高戈里:党的组织大体上不容践踏西路军究竟奉谁的命令?”

但是,目前否定中央政治局历史决议的论调统一了史书的论述,强霸学术论坛,充斥着主流媒体。 受一些党报、地方政府和主流媒体支持为军史专家的红四方面军历史研究会副秘书长夏宇立公然鼓吹阴谋论,就像毛泽东等中央领导人是旧色政坛哪位厚颜无耻的政治家一样,… … 最粗暴恶毒,最卑鄙无耻,最缺德,最伤天害理。 25

“高戈里:党的组织大体上不容践踏西路军究竟奉谁的命令?”

更糟糕的是,西路军史学之争如今发展成意识形态斗争,上述翻船成果收入张戎夫妇在国外出版的《毛泽东:一个鲜为人知的故事》。 阴谋论的始作俑者还接受了张戎的采访。 他主张这本书的宣传词是傲慢的:

【这是一本注定要改变历史的书,它破坏了中国制造的红色神话,张戎新书冲破毛泽东魔障! 】

四、将反张国焘路线曲解为反西路军指挥官,是张国焘路线逃脱的政治阴谋

1937年3月31日《中央政治局关于张国焘同志错误的决议》已经坚决指出:

【故意将反对张国焘主义的斗争解释为反对四方面军全部干部的斗争,使四方面军干部与中央对立的企图和阴谋,必须受到严重打击。 二十六】

然而,如今,夏宇立等阴谋论的制造、传布者,对抗中央政治局的严厉批评,继续将广大红四方面军的全部指挥战士挡在张国焘和张国焘路线上,其阴谋昭然若揭。

对此,执拗不悟不仅违背了党的组织大体,其逻辑也非常荒谬遵义会议批判了左倾路线,否定了一方军队广大指挥官的英勇斗争? !

五、警惕翻船之风为现任中央领导人设置政治陷阱

2019年8月20日,习大大总书记在参观中国工农红军西路军纪念馆时强调:

【我的心一直在担心西路军的历史和牺牲的官兵。 他们所作出的重大的、不可替代的、不可磨灭的贡献,将永远载入史册。 他们展现了我们党的革命精神、奋斗精神,体现了红军精神、长征精神。 我们要好好讲党的故事、红军的故事、西路军的故事,世世代代继承红色基因。 】

“高戈里:党的组织大体上不容践踏西路军究竟奉谁的命令?”

本来,1937年3月31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决议》(辛)条文案与习大总书记上述演讲精神基本一致,但网络大v曲解为总指挥亲自为西路军定名,其翻船事件迎来春天,西路 更值得警惕的是,一些主流媒体继续否定中央政治局的历史结论,向与会者灌输曲解的西路军史。

“高戈里:党的组织大体上不容践踏西路军究竟奉谁的命令?”

反击历史虚无主义!

建议:参照中央处理1983年西北党史问题的方法,通过召开西路军史座谈会等形式,不同观点的学者当面交换意见,从而明确是非。

西路军没有克服张国焘路线图()点击这里查看原图) ) ) )。

图纸证明:

原来,共产主义国家的交货地点是北侧的定远营地(现阿拉善左旗)、徐前、陈昌浩11·; 2电报我方提出先按大靖、古浪、平番、凉州行的西进方向决定。 几十年后,徐前依然承认渡河后,中央决定进行遥远的露营。 … … 我当时积极主张西进。 但是,夏宇立说11·; 2电报断然曲解为没有朝新疆方向的意图。 理由是民勤距离定远营地约120公里。 徐陈认为这里便于接收物资,指责徐去年向中央发电通报是不可靠的。 对此,我表示:“夏宇立坏话诋毁人民领导人,但先唾手可得,蒙羞,再甄别西路军失败的责任11·; (电报),双石写道:“不擅长地理,不能辨别地图,治疗史论史,只会让人难堪和有现实意义。”并附上图进行了反驳。

“高戈里:党的组织大体上不容践踏西路军究竟奉谁的命令?”

2019年8月27日

评论:

[1]《张国焘同志的错误决议( 1937年3月31日)》、《陕甘苏区军事斗争的巩固与迅速发展(一)》,解放军出版社1999年版,第952-954页。

[2]主持人李庆英、话题嘉宾陈铁健、夏宇立、周宏林:《铁血西路军从〈惊沙〉谈起西路军的悲壮历史》,《北京日报》年3月28日第20版。

[3]《宁夏区域占领与甘肃西部计划中央电( 1936年9月11日)》、《中国工农红军第四方面军战史资料选集·; 长征期》,解放军出版社1992年版,第693页。 季米特洛夫在当天的日记中还表示,中国红军攻占宁夏地区后,事先决定提供1.5万~2万支步枪、8门火炮、10门迫击炮和相应量的外国制造弹药。 武器集中在1936年12月蒙古人民共和国南部边境,将在有名的乌拉圭洋行出售。 准备运往宁夏。 引用自《季米特洛夫日记选编》,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02年版,第46页。

“高戈里:党的组织大体上不容践踏西路军究竟奉谁的命令?”

[4]《共产国际执委会书记处中国红军应及时夺取绥远定远营接收物资的宗旨》( 1936年9月27日)包括杨奎松《苏联对中国红军大规模援助的尝试( 1934~1937 )》、《苏联、共产国际和

[5]《毛泽东、周恩来、彭德怀诉红二方面军北渡渭水致朱德等电( 1936年10月2日14时)》、《红军长征·; 文献《中国人民解放军历史资料丛书编辑评审委员会》,解放军出版社1996年版,第1167页《通庄静会战计划》《1935年9月28日》,《红军长征·; 文献》,中国人民解放军历史资料丛书编辑委员会编,解放军出版社1995年版,第1160~1163页。

“高戈里:党的组织大体上不容践踏西路军究竟奉谁的命令?”

[6]《毛泽东、周恩来、南敌先发后攻宁夏部署朱德、张国焖电( 1936年10月30日16时)》、《巩固和快速发展陕甘苏区军事斗争⑴》,中国人民解放军历史资料丛书编辑审查委员会编辑,解放军出版社110

[7]《红四方面军总指挥部建议九、三十一军尾三十军后渡河( 1936年10月24日)》、《关于西路军的十一份电报》、《徐前军事文选》,解放军出版社1993年版,第42页。

[8]《徐前,陈昌浩指示行动方针向中央军事委员会发送电报( 1936年11月2日)》、《中国工农红军第四方面军战史资料选集·; 长征期》,解放军出版社1992年版,第858~859页。

[9]《徐前,关于红四方面军历史上几个重要问题的演说(节选( 1982年8月14日)》、《中国工农红军西路军·; 文献卷(下),甘肃人民出版社2004年版,第243页。

[10]《共产国际执委会书记处致中共中央书记处电( 1936年11月3日)》,杨奎松(《苏联对中国红军大规模援助的尝试( 1934~1937 )》、《苏联、共产国际与中国革命关系的新探索》,中国共产党史出版社1995年版,

[11]《中央军委关于河西部队行动部署引发朱德、张国焘等电( 1936年11月3日22时)》、《中国工农红军第四方面军战史资料选集·; 长征期》,解放军出版社1992年版,第860页。

[12]《朱德、张国焘在河北纵队的首要任务是消灭马步芳独立展开新局面》、《中国工农红军第四方面军战史资料选集·; 长征期》,解放军出版社1992年版,第864页。

[13]《中共中央书记处致共产国际执委会书记处电( 1936年11月8日)》,杨奎松《苏联对中国红军大规模援助的尝试( 1934(1937 )》,《苏联、共产国际与中国革命的关系》,中共历史出版社1995年版,322页

[14]主持人李庆英、话题嘉宾陈铁健、夏宇立、周宏林:《铁血西路军从〈惊沙〉谈起西路军的悲壮历史》,《北京日报》年3月28日第20版。

[15]《毛泽东传18931949》,中央文献出版社1996年版,第371页。

[16]《朱德等军事委员会、总部等组织依然恢复红一、四方面军集会时旧制给各军首长的电报( 1936年6月3日7时~9时)》、《红军长征·; 文献《中国人民解放军历史资料丛书编辑审查委员会》,解放军出版社1995年版,第870页。

[17]《贺龙、任弼时、关向应、刘伯承就统一三方面的军队指挥发送了朱德、张国焘、林育英、张闻天、周恩来等电报》、《张闻天年谱·; 上册( 1900(1941 )》,中国共产党史出版社2000年版,第371页注释②。

[18]《中共中央领导组织军事委员会主席团致朱德、张国焘及红二、四方面军领导电( 1936年9月21日)》、《红军长征·; 文献《中国人民解放军历史资料丛书编辑审查委员会》,解放军出版社1995年版,第1140页。

[19]《朱德、张国焘等四方面军西进致中央电( 1936年9月26日12时)》、《中国工农红军第四方面军战史资料选集·; 长征期》,解放军出版社1992年版,第721~722页。

[20]《通庄静会战役计划(绝对秘密( 1936年9月28日)》、《红军长征·; 文献《中国人民解放军历史资料丛书编辑审查委员会》,解放军出版社1995年版,第1160~1163页。

[21]《朱德、张国焘等红四方面军听从中共中央指示,停止西渡北进转向毛泽东等电( 1936年9月28日16时)》、《陕甘苏区军事斗争的加强与快速发展》(中国人民解放军历史资料丛书编辑委员会)、解放军出版社1999

[22]《中共中央书记处,三个方面军队汇合后统一作战指挥决定给朱德、张国焖并各方面军队领导的电报( 1936年10月10日20时)》、《陕甘苏区军事斗争的加强与快速发展(》(中国人民解放军历史资料丛书编辑审查委员会)、解放军出版社199

“高戈里:党的组织大体上不容践踏西路军究竟奉谁的命令?”

[23]《朱德、张国焘根据10月作战纲领和军事、政治、外交指示给党中央及军事委员会的电报( 1936年10月14日)》、《红军长征·; 文献《中国人民解放军历史资料丛书编辑审查委员会》,解放军出版社1996年版,第1186页。

[24]《邓小平同志对李先念同志〈关于西路军历史上一些问题的证明〉的指示( 1983年3月22日)》、《中国工农红军西路军文献卷(下)》,甘肃人民出版社2004年版,第272页。

[25]夏宇立:“毛洛新步骤:在西路军的失败悲剧之上再现冤案”。

[26]《中央政治局关于张国焘同志的错误决议( 1937年3月31日)》、《巩固和快速发展陕甘苏区军事斗争⑴》(中国人民解放军历史资料丛书编辑委员会),解放军出版社1999年版,第952~954页。

本文:《“高戈里:党的组织大体上不容践踏西路军究竟奉谁的命令?”

免责声明:星空分类目录网免费收录各个行业的优秀中文网站,提供网站分类目录检索与关键字搜索等服务,本篇文章是在网络上转载的,星空网站目录平台不为其真实性负责,只为传播网络信息为目的,非商业用途,如有异议请及时联系btr2031@163.com,本站将予以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