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空网站目录平台免费收录优秀网站,为了共同发展免费收录需做上本站友情链接,星空网站目录平台的站长才会审核收录,不做链接提交一律不审核,为了避免浪费时间:收录必看!!!
  • 收录网站:126
  • 快审网站:10
  • 待审网站:91
  • 文章:16078
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速递 > “老军垦战士眼中的新疆生产建设兵团”

“老军垦战士眼中的新疆生产建设兵团”

发布日期:2021-06-04 20:15:01 浏览:

1949年新疆和平解放,1954年中央政府决定在新疆设立生产建设兵团。 这符合中国国情和新疆的实际战术措施,也是历史经验在新的历史条件下的继承和快速发展。

60多年来,兵团快速发展的每一步,都聚集了中共中央的远见卓识、执政智慧、亲切关怀,聚集了全国人民特别是新疆各族人民的大力支持,聚集了兵团全体团结奋斗。 兵团史就是甘于奉献史,勇敢负责历史。

兵团60多年的奋斗,谱写了开发建设边疆、推进新疆经济社会快速发展的光辉篇章,奏响了增进民族团结、共同维护新疆稳定的壮美赞歌,建立了保卫祖国边防、维护国家安全统一的不朽纪念碑,几代兵团人扎根边疆,

前几天,年过八十的老军垦战士、兵团原副政委李卷书在兵团党委党史研究室讲述了他融入兵团、献身兵团的木桩往事,说起热情燃烧的日子,老人眼里充满了泪水。

兵团是世界上唯一的,在中国是

兵团的历史很特殊。 要说我是研究兵团,特殊这两个词是必不可少的。 性质特殊,任务特殊,组织形式特殊,承担的使命特殊,总之,离不开特殊一词。 它有多特殊? 世界上唯一,中国唯一。 我写了复印件。 发表在1996年第2期“党的文献”上。 世界上唯一,中国使用了唯一。 那时,部给我打了长途电话,说:“你是‘ 世界上唯一,中国唯一,你调查过吗? 虽然我说没有调查过,但是我可以确信中国只有这些。 世界上还没有一个国家有200多万兵团。 不可能有。 我国13亿人口只有这些,世界上一定没有。 结果他们保存了下来,用了这个词。 全国兵团曾经有13人,所以我们是共和国的老大,我们是第一个。 1954年,新疆军区生产建设兵团成立,这符合中国国情和新疆的实际战术措施,也是历史经验在新的历史条件下的继承和快速发展。

“老军垦战士眼中的新疆生产建设兵团”

兵团人永远移不开的界碑

我是兵团的老战士,也是新疆的老公民。 我来自河北省深圳县。 大家经常吃的深州大蜜桃是我家乡的特产。

新疆陆地边境线漫长,守卫边防是国家赋予兵团的重要职责。 兵团边境农场是戍边的重要力量。 1962年,新疆伊犁、塔城地区相继发生边民越境事件。 根据国家部署,兵团派出1万2000多名干部、职工赴当地维持社会治安,实施代耕、代牧、托管,沿伊犁、塔城、阿勒泰、哈密地区和博尔塔拉蒙古自治州等2000多公里的边境沿线纵深10至30公里的边境团 这对稳定新疆、维护国家边防安全发挥了不可替代的重要意义,改善了国家西北边防的战术态势。

“老军垦战士眼中的新疆生产建设兵团”

新疆不可能没有兵团。 我说过好几次这话。 不管是兵团机关,还是老战友,都到中央报告工作,我也在说这件事。 兵团说是新疆各族人民的子弟兵,新疆各族人民是我们的父亲,是我们的兄弟姐妹。

我们作为兵团的人,我们有信心,我们也很自豪。 在新疆,毛主席做了交给我们的事,党中央做了交给我们的事。 你要做什么? 加强民族团结,迅速发展新疆经济,巩固祖国国防,保卫祖国统一。 我们做了这样的事。

我在北京参加了纪念毛泽东同志诞辰110周年的座谈会。 在会议上,我遇到了参加军事科学院勘画中苏边界的少将,我姓李。 我们在某个小组。 他看了名单就知道我是兵团。 他说,如果他不参加直觉划中苏界线,我不知道兵团有这么重要。 他现在知道了。 兵团很重要。 他说,这是因为边界线大体上有一种以前流传下来的叫做边界线的东西。 他说,他在东北遇到了很多麻烦,但只有新疆没有什么麻烦,没有什么争议。

“老军垦战士眼中的新疆生产建设兵团”

60多年来,兵团守住了祖国十分之一的陆地边界线,没有放弃祖国的一寸土地。 这一点,我们有勇气向中央保证。 我们做到了。 没有辜负毛主席的期望,没有辜负党中央的期望,没有辜负全国亿万人民的期望。 如果兵团在新疆,166万平方公里的国土,永远是中国的。

“老军垦战士眼中的新疆生产建设兵团”

如果新疆没有兵团会怎么样呢? 今天的经济繁荣吗? 今天的社会有稳定吗? 今天的国防有加强吗? 有新疆那样打下良好基础的民族团结吗?

兵团的人是永远移动不了的界碑,我们是边界上的界碑。

历史的意义完全在于真实

最近,我去了兵团八师。 期间,我到了一五○团,去看了坟墓。 看到老战友的坟墓,我鞠了三个躬。 我说老战友,晚了。

我有一个提案。 兵团将已经去世的老战士、老军垦列入名单。 几十万人将骨头埋在天山,只要兵团的人在,哪里都有坟墓。 那就是我们的战友,他们长眠于天山。 再过几年,名字也不知道了。 我们对不起这些老战士。 史志必须好好解决这些事件。 连单位要搞清楚全员姓名、籍贯、入伍时间、死亡时间等,用备考方法简要介绍哪些劳动模范、战斗英雄。 战争年代,我在团体组织部负责烈士登记,负责给家人发烈士证书的工作。 目前兵团有270万人,死后留名,给他们青史留名,后代别忘了他们。 如果说兵团也是天山的话,这座山就是由我们士兵的骨灰和血肉组成的。 必须把这件事做好。

“老军垦战士眼中的新疆生产建设兵团”

写下他们的名字,也只有两三个字,要让他们在青史上留名,不要在兵团的历史上留下遗憾。 因为人都有父母,有兄弟姐妹。 他们把自己的孩子,自己的兄弟姐妹送到兵团。 他们的兄弟姐妹还在,他们的子孙还在。 如果说将来我的家人在兵团去世,连名字都没有的话,那将是终身遗憾。 我,你们和未来的80后、90后、00后都要记录下老兵团们的名字。 如果有事迹的话,那就更好了。 至少需要名字。 而且,名字不要刻在碑上。 碑上刻的年份很长,被风烧毁,腐蚀,掉落,消失,但我们只要留在一本书里,就永远不会消失。

“老军垦战士眼中的新疆生产建设兵团”

王震司令说兵团不仅要搞兵团史,还必须搞各师、团、连的史。 要写本连史,是因为这支部队古老、好、立下功绩,屡立战功。 我在西北战场听说,王胡子的部队来到三五九旅,听说敌人失去了灵魂,逃走了啊。 他们不想被俘啊。

“老军垦战士眼中的新疆生产建设兵团”

兵团史的研究是非常必要的。 你们很幸运能参加党史工作。 这也是你们的荣幸。 资料是学术研究的基本。 对于研究兵团,连每一个团和每一份资料都很珍贵,所以请不要扔掉。 为了拯救资料,必须夺走活着的资料。 有人说修史通常不写现代史。 但是,现代的资料不能缺少。 如果缺少现代资料,后代人没有根据,就容易瞎编。 那没有意义。 历史的意义都在于真相、真人的真相、活人的活着。

“老军垦战士眼中的新疆生产建设兵团”

兵团的百万军垦战士[/s2/]

王震司令曾经说过。 “我必须对你们严格。 你们这支部队是我从井冈山带来的,我必须严格。 其他部队可以扩大,也必须对你们严格。 这话多么亲切啊! 七十二团原是七一七团,前身是红六军团,后属红二、六军团,后属红二方面军,是抗日战争时期的一二○师三五九旅。 三五旅是七一七团、七一八团、七一九团三个团,张仲瀚是七一七团的团长,曾聚酯是政委。 兵团农一师的前身是三五九旅的基础,现在的农一、二、三、十四师都是三五九旅的基础。

“老军垦战士眼中的新疆生产建设兵团”

王震司令很少读书,但政治水平特别高。 他去世后,称他为政治家、军事家。 他不仅是军事家,还是政治家,有远见,建立了兵团。 后来他病了,和兵团前司令陈实一起去301医院看他。 他说。 “我离开新疆时,留下了两个一百万、一百万产业工人和一百万军垦战士。 放心,有这200万人新疆就稳定了。

“老军垦战士眼中的新疆生产建设兵团”

至今,新疆军区副司令员还兼任兵团副司令员的领导职务,前后有十几位将军在兵团工作,所以兵团和军字没有脱节。 没有军队,不当兵,就不是今天的兵团。

高焕昌中将( 1987年至1992年为新疆军区司令)就任新疆军区司令时,邀请新疆军区、建设兵团、新疆(/(/K0 ) )军指挥部主要负责人,成为新疆军区司令,称兵团是新疆三大主要军事力量之一。

1997年,中央为加强兵团的工作分发了17号文件。 文件第六项的第一句话是兵团是准军事实体。

王震司令表示,兵团是新疆军区强大的后备力量,有事时可以在兵团征兵,我军垦二代、三代都可以不断从军。 我不太赞同喜欢剑。 我不能喜欢剑。 我们的剑还握在手上。 毛主席给我们的命令最后一句话是,当祖国有事需要呼唤你们的时候,我命令你们再次拿起战斗的武器保卫祖国。 不能喜欢剑。 应该永远一手拿枪,一手拿锹。 如果没有枪,兵的地位、兵的性质、兵的使命就会消失。 只有拿起枪,你才能保卫祖国,保卫稳定,巩固民族团结,巩固祖国国防。

“老军垦战士眼中的新疆生产建设兵团”

年庆祝兵团成立60周年时,中央代表团团长为刘延东副总理。 中央军委委员、总参谋长、中央代表团副团长房峰辉宣读了中共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颁发的新疆生产建设兵团成立60周年贺信。 没有中央军事委员会的支持,就不能恢复兵团。 对兵团人最准确亲切的称呼不就是兵团百万军垦战士吗? 因为兵团有司令、政委、师长、连长、辅导员等军队职务的称呼。 地方上没有这些军衔。

“老军垦战士眼中的新疆生产建设兵团”

1983年5月,胡耀邦在新疆考察时,专程来到位于五家渠的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农六师,看望兵团军垦士兵。 胡耀邦作为兵团的称谓,向保卫边疆、为新疆建设做出巨大贡献的生产建设兵团全体干部士兵表示敬意。

我写了一首歌《永恒的愿望》。 歌词是这样的:

不管去哪里,我都没变

军垦战士是我一生的名片。

莫道白发,夕阳彩霞满天。

灵魂被梦想包围的,还是那个神圣的使命屯垦边。

啊! 如果有来世,我还会来兵团。

我想变成森林,绿色被沙海覆盖,覆盖群山。

构建和谐社会,建设幸福家园。

这是军垦战士永远的愿望。

不管去哪里,我都没变

军垦战士是我一生的名片。

长江后浪领先于浪,兵团精神世代相传。

前赴后继,还是那神圣的使命屯垦边。

啊! 即使有来世,我也很喜欢兵团。

我想变成胡杨,在戈壁头顶的蓝天上扎根。

保卫祖国边疆,保卫国家安全。

这是军垦战士永远的愿望。

(李卷轴,1934年1月出生于河北省深县,1948年3月参加实务,1950年1月入党。 解放军第六师十六团组织干事是第一位随王震将军从甘肃酒泉来到新疆的军垦战士; 1982年兵团政治部组织部部长,1987年兵团党委常务委员,副政委,2000年7月离休。 兵团史志编纂委员会名誉主任)

本文:《“老军垦战士眼中的新疆生产建设兵团”

免责声明:星空分类目录网免费收录各个行业的优秀中文网站,提供网站分类目录检索与关键字搜索等服务,本篇文章是在网络上转载的,星空网站目录平台不为其真实性负责,只为传播网络信息为目的,非商业用途,如有异议请及时联系btr2031@163.com,本站将予以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