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空网站目录平台免费收录优秀网站,为了共同发展免费收录需做上本站友情链接,星空网站目录平台的站长才会审核收录,不做链接提交一律不审核,为了避免浪费时间:收录必看!!!
  • 收录网站:10
  • 快审网站:0
  • 待审网站:212
  • 文章:14997
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速递 > “司马南:警惕颜色革命在中国上演”

“司马南:警惕颜色革命在中国上演”

发布日期:2021-06-13 15:21:01 浏览:

警惕颜色革命在中国上演

——司马南新书《民主胡同40条》

我相信民主并不是坏事。 但是,那是变色龙,没有对错,没有高低。 中国人应该带着放大镜,认真研究民主主义,让历史来写它的成败吧。 我唯一想看到的结局是“走自己的路让别人说吧”的中国。 这是我在北京几年来注意的事情,是读司马南的书后的感想。

“司马南:警惕颜色革命在中国上演”

——【日本】专栏作家加藤嘉一

后隧道1

谁在抗议利用投票箱和市民“建立民主主义”

问:我可以问敏感的问题吗? 如果觉得难以回答,难以回答,我很乐意理解,但请司马南先生像君子一样,撤回之前自己说的大话。 (正如我同学在回答×××时所说,你自己的认知有限,也缺乏学识,但在这种场合下难免会提问。

“司马南:警惕颜色革命在中国上演”

我的问题是,中国有颜色革命吗?

司马南:我明白了。

我知道你们在窃窃私语以求得这位同学真正实用的态度。

让我先说几句话。 大家在里面听,觉得有道理,就鼓掌不晚。

一言以蔽之,一些人喜爱的外力入侵的民主运动,似乎“如果实现自治就会受到束缚”,与小平大力提倡的社会主义民主主义背道而驰。

第二句话是,1989年的风波是在中国颜色革命的第一次正式播放版的带妆彩排。

第三句话,符合美国利益的中国色彩革命或政权变更是中国人民的灾难。

第四句话是:“通过投票箱和市民的抗议来建立民主是如此有效,这成为了其他国家赢得选举的成熟模式。 ”。

最后一句话是艾因•; 特琳娜说的,来源是2004年11月26日的英国《卫报》。

......

只有几个稀疏的掌声呢。

虽然我的见解似乎有必要更详细地说明,但是考虑这个问题需要时间。 我很理解。

为了便于理解颜色革命的复制品,大家应该认知某种身体。 威廉•; 兰德尔先生。 这个人是美国有名的经济学家、地政学家,长期住在德国。 从事国际政治、经济、世界新秩序的研究已有30多年。 普林斯顿大学政治学学士,瑞典斯德哥尔摩大学比较经济学硕士。

“司马南:警惕颜色革命在中国上演”

道尔先生作为独立经济学家和信息调查记者在美国和欧洲工作。 他的研究范围极其广泛,除金融、能源和地缘政治外,还包括世界农业问题、粮食交易垄断、关贸总协定、世界贸易组织、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世界银行、第三世界债务、对冲基金和亚洲金融危机等。 道尔还应邀在地缘政治、经济、金融、农业和能源问题国际会议上发表演讲,定期制作世界全球化中心和多种国际出版物的副本,并向欧洲主要银行和私募基金管理人提供咨询。

“司马南:警惕颜色革命在中国上演”

道尔写了一本新书《霸权背后——美国各方面主导战术》。 在本书中,他更加新鲜地揭示了颜色革命背后的污秽。 根据埃德尔的写作,颜色革命是美国心理学家为冷战服务的洗脑技术的具体应用,是兰德企业精心构思的采用邮件和手机的妙招,是夏普将非暴力作为战争方法研究的最新成果, 这几年越来越流行的所谓非政府组织——其上的总统制部门竟然是美国国务院,尽管1986年在菲律宾推翻了费尔南多•,但渴望活动的马科斯总统,1989年的天安门动乱,1989年哈维尔在捷克斯洛伐克,

“司马南:警惕颜色革命在中国上演”

吲哚这样写着。 “1989年天安门动乱期间和前后,夏普的爱因斯坦研究所和索罗斯的《中国改革开放基金》被合并。 夏普承认在动乱发生的几天前,他去了北京。 中国政府谴责索罗斯的基金与美国中情局有联系,要求他离开中国。 ”。

“司马南:警惕颜色革命在中国上演”

当时的李洁明驻华大使出生在中国青岛,在美国中情局工作了25年。 李洁明毕业于耶鲁大学,和中情局以前的同事布什一样,是秘密强大的耶鲁校友会“骷髅会”的成员。 几年后,在瑞士召开的会议上,李洁明与恩多尔进行了个人对话。 布什总统当时批评了中国对天安门动乱的行动,一开始犹豫不决,但李洁明因此对布什总统非常不满。 因为他在这次动乱中扮演的角色不一般。

“司马南:警惕颜色革命在中国上演”

关于索罗斯基金会在中国引起的混乱,在1989年的《华盛顿邮报》上进行了报道。

夏普的爱因斯坦研究所传授了所谓“非暴力战争方法”的妙招,在训练过去的华沙条约国家和亚洲各国的青年运动中发挥了重要的作用。 乔纳森•; 莫特研究员的研究表明,夏普爱因斯坦研究所的部分资金来自索罗斯基金会和美国政府的国家民主基金。

“司马南:警惕颜色革命在中国上演”

爱因斯坦研究所的网站承认,他积极参加了在缅甸、泰国、拉脱维亚、立陶宛、爱沙尼亚、白俄罗斯和塞尔维亚的民主组织和反对派举行的抗议活动。 其选定的目标国家与美国国务院不在时进行政权更迭的国家完全一致,但这并非偶然。 正如古希腊寡头统治者所洞察的那样,“民主”是一把双刃剑,它可以操纵民主,利用愤怒的群众愤怒来对付对方。

“司马南:警惕颜色革命在中国上演”

那个在世界上担任和平发展急先锋的美国“索罗斯财团”,与中国×××领导的经济体改研究所交情匪浅,1986年10月11日是索罗斯大喜的日子。 索罗斯与中国一个重要机构在北京签署协议,正式成立“中国改革开放基金会”。 终于馅饼从天上掉下来了。 索罗斯慷慨地承诺每年提供100多万美元的捐款,以支持中国的“改革活动”。 ( 1986年的一百万美元是一大笔钱)

“司马南:警惕颜色革命在中国上演”

的朋友谁也不知道,索罗斯哥哥的钱,为什么容易弄到? 一旦签订协议,就有法律效力。 哥哥的钱当然有用,但是索罗斯的索,既是“请求”的索,也是“枷锁”的关键。

该公于1984年至1987年在匈牙利、苏联、波兰、中国设立了各种名目的“基金会”,其目的不言而喻。 但是,对外,有“协助政府进行经济改革和促进批判性思维”这种听起来很中性、不太刺激的说法。

索罗斯自己更直接地说:“必须用自己的钱加速铁幕后的社会改革。” “共产主义正在崩溃。 我的目标是建立一个更开放的社会,加速这个崩溃。 ”。

波兰团结工会的大笔经费是他提供的,“大笔经费”是什么概念? 这么说吧,在波兰首都举行10万人的反政府示威集会,团结工会连眼睛都不眨。 当然有实力哦。 苏联索罗斯基金会的钱是他提供的,最棒的是戈尔巴乔夫总统的夫人莱莎女士在众望所归的地方担任了“苏联索罗斯基金会”的主席。

“司马南:警惕颜色革命在中国上演”

后隧道2

美国开发署( usaid )的资金流动束缚着色彩革命

问:吲哚来过中国吗? 有人质疑他的身份,谎称他是中国人。

司马南:把这两个词放在一起不矛盾吗?

所有的疑问都不足为奇。 奇怪的是,明知光有疑问是不够的,却不尝试提出证据。 没有证据。 和胡同口的老相思树树下摇着蒲扇逗山有什么不同? 质疑者的功夫应该是用事实说明吲哚在几本书里陈述的事实不是事实,包括说明吲哚自己被别人冒名顶替了。

“司马南:警惕颜色革命在中国上演”

事实上,吲哚关于美国策动颜色革命为美国战术目标服务的说法并不特别。 崔之元带来了标题为“颜色革命:“美国制造”的政权变更更新形式”的材料。 作为备注放在这里,大致上是每一个根据、每一句话。

观点分歧也没关系。 我总是可以分享资料。 请大家高兴地自由地看。 让我们来看看美国国务院财政机构——美国国际开发局( usaid )的人们忙于颜色革命的信息和实践。 美国国际开发署作为美国迅速发展全球经济和战术优势的主要实体,各部门致力于过渡规划、重建、冲突管理、经济快速发展、治理、所谓民主已不是秘密。

“司马南:警惕颜色革命在中国上演”

结论很简单,“哪里有政变,哪里就有符合美国好处的颜色革命和政权变更,美国国际开发局的钱也会流向哪里?”

1983年,美国以推进民主主义为理由,制定了针对不利国家政府的新战术。 阿尔伯特·爱因斯坦研究院( aei )、国家民主捐赠基金会) ned、国际共和研究所)、国家民主协会( ndi )、自由达姆豪斯、之后的国际非暴力斗争中心( icnc )等半私营的“基金”,使得美国政府与国内政党

“司马南:警惕颜色革命在中国上演”

在所有这些基金会和研究所的背后,有美国国务院的财政机构——美国国际开发局( usaid )。 现在,美国国际开发局已经成为美国政府安全、情报、防卫的重要一部分。 2009年,美国正式发表“反暴动联合行动”。 目前,美国国际开发署作为反暴力活动的一部分,是美国迅速发展全球经济和战术优势的主要实体。 其各部门致力于过渡计划、重建、冲突管理、经济快速发展、管理、民主主义。 数百万美元主要通过这些部门从政府到政党、非政府组织、学生组织以及世界范围内推进美国的计划运动。 有政变,有符合美国好处的颜色革命和政权变更,美国国际开发署的钱也流向哪里。

“司马南:警惕颜色革命在中国上演”

20年前的天安门广场上,也有很多钱来自美国,但香港因其特殊的地位而容易半途而废,哪一笔钱都是以极其隐蔽的香港市民赞助的名义流过来的。

当然,光有钱进来是不符合usaid战术目标的总要求的,所以那个时候,《美国之音》卖得满头大汗。 对中国的中文广播时间变成了24小时,他们散布了很多谣言,反复广播。

布什的爸爸,布什总统爽快地出场了,马上发表了关于天安门的演说。 当然,说话应该拣好听的。 卧室之间的事件,拿钱策动中国内乱的事件,usaid战术目标的事件当然不能说。 布什的父亲说:“全世界都在关注天安门广场上发生的戏剧性的事情。 自由的思想从未像今天这样吸引过想象世界的男女”……“美国做一切能做的事,鼓励中国年轻追求自由的人们”。

“司马南:警惕颜色革命在中国上演”

什么是“美国能做的事”? 我并不是全都知道。

但是,应该也包括被中国政府通缉的动乱首领方励之夫妇。 美国人运用最先进的手段和精湛的特工被带到美国大使馆,受到保护。

当然,包括吾尔开希、柴玲、封从德、李录等中国政府通缉的犯罪嫌疑人在内,应该是美国中央情报局亲自组织“黄雀行动”,将其押解到美国,提供优厚的待遇促使中国闹事多年。

当然,布什总统应该表现出愤怒的态度,对天安门事件做出强烈的反应,停止与中国的一切军事交流,鼓励留学生留在美国,并继续怂恿台湾出售攻击性武器。 罗曼企业撤出40名中国专家,美方承诺该企业将执行中美之间最大的军事合作项目——歼8-2攻击机的性能改善。

“司马南:警惕颜色革命在中国上演”

几年后的东欧颜色革命是什么样的?

和1989年中国天安门广场的情况很相似。 每次换汤不换药。 学生和青年运动的新面孔打起了先锋,让别人跟风参加。

他们总是有标志、颜色和宣传战略。

在塞尔维亚,率领打败米洛舍维奇的“抵抗组织”( otpor ),t恤、传单、旗帜充斥街道。 上面印着黑色和白色的拳头。 那是他们反抗的象征。 在乌克兰,标志相同,但颜色呈橙色,格鲁吉亚的是玫瑰色的拳头。 委内瑞拉变成了黑白张开的手掌,而不是紧握的拳头。

“司马南:警惕颜色革命在中国上演”

颜色革命总是出现在有战术资源、自然资源的国家。 列举了天然气、石油、军事基地和地缘政治的好处。 他们也总是有社会主义倾向,和反帝国主义的政府形成对比。 美国在哪个国家推行反共产主义、反社会主义、资本主义、帝国主义的运动?

“司马南:警惕颜色革命在中国上演”

他们总是在选举前后和过程中引起抗议引起动荡,加剧紧张局势,质疑欺诈行为的可能性,以没有反对派为理由质疑选举。 类似的机构在那里提供资金、培训和咨询。 美国开发署( usaid )、国家民主捐赠基金会( ned )、国际共和研究所( iri )、国家民主协会( ndi )、自由之家、阿尔伯特·爱因斯坦研究所( aei )、国际非暴力冲突中心( icnc )。 AI和icnc提供专家培训,引发“非暴力”变革的青年运动,引以为荣。

“司马南:警惕颜色革命在中国上演”

这个战术旨在削弱国家的权力支柱,混乱,削弱所有队伍,制造混乱和不稳定感。 该战术的创始人之一、aei的主管之一罗伯特•; 赫维上校解释说,目标不是破坏武装部队和警察,而是“使他们转化”。 说服他们远离现政府,“让他们知道他们在今后的政府中有一席之地”。 他们试图用青年削弱安全队伍,使安全队伍难以参加公众抗议活动。 塞尔维亚非暴力学生运动“otpor”的创始人波维克告诉他们:“……在警察这样的体制中选人的方法,我们是受害者,他们和我们的警察角色都不应该是被逮捕的抗议者……”

“司马南:警惕颜色革命在中国上演”

这是将安所有队伍、公务员和普通大众进行比较的精心策划的战术。 包括心理战和街头抗议,感觉国家要发生人民起义了。

2003年,阿尔伯特·爱因斯坦研究院( aei )来到委内瑞拉。 赫维上校亲自教委内瑞拉反对党9天的课,教他们如何在国家“重建民主”。 根据aei年报,反对党、非政府组织、极端主义者和工会参加了讲习班,学习了推翻独裁者的做法。 这是他们领导人反对查韦斯总统政变失败的第二年。 aei的介入与一年来的街头暴力、持续的破坏稳定的尝试和查韦斯的重新投票进行了比较。 反对党在40∶60崩溃,但声称选举有不正当行为。 他们的这个指控毫无意义。 数百个国际注意组织,包括卡特中心、美洲国家组织,表示选举进程透明、合法,没有舞弊行为。

“司马南:警惕颜色革命在中国上演”

后街3号

色彩革命辉煌,东欧人民意识到自己被愚弄了

2005年3月,委内瑞拉反对党和aei再次联合,但这次,以前的政党及其领导人变成了被选中的学生和委内瑞拉青年。 以前“otpor”的领队slobodan dinovic和ivan marovic来自贝尔格莱德(南斯拉夫首都),训练委内瑞拉年轻人如何发起推翻总统的运动。 然后,美国国际开发署( usaid )和国家民主捐赠基金)给委内瑞拉团体的资金上升到900万美元左右,自由之家首次在委内瑞拉开店,与usaid和ned一起帮助反对派加强,为2006年的选举做准备。 自由之家前任主席peter acherman领导的icnc也开始训练年轻人的反对运动,提供政权变革做法密集的课程和研讨会。

“司马南:警惕颜色革命在中国上演”

那一年,新训练的学生开始了他们的运动。 目标是阻碍寻找证据的过程,制造不正当的情况,但他们失败了。 查韦斯以64%的选票压倒性获胜。 2007年,他们再次发起运动,反对政府的决定,不更新代表反对派呼声的民间电视台rctv的播放执照。 学生们拿着他们的标志上街,在主要媒体的帮助下,得到了国际关注。

“司马南:警惕颜色革命在中国上演”

一人由美国机构选出,2007年10月被派往贝尔格莱德重新训练。 学生领袖yon goicochea获得了华盛顿右翼智囊团卡托研究所的50万美元奖励,目的是在南斯拉夫境内设立反对派训练营。

现在哪个学生成了反对党了? 这不仅说明了他们过去与政治有着明显的联系,也证明了他们自身运动的欺骗性。 格鲁吉亚、乌克兰的颜色革命渐渐消失,每个国家的人民都不喜欢看起来像是通过“自治”获得政权的运动,开始意识到自己被愚弄了。

“司马南:警惕颜色革命在中国上演”

颜色革命只不过是美国机构的红、白、蓝颜色,是美国寻找强加帝国计划的新的创造性方法。

......

后隧道4

非政府组织酝酿颜色革命的训练,说白了就是传销洗脑

q :关于颜色革命,为什么要听外国人的吲哚之类的讲座? 我们中国人没有自己的评价吗? 颜色革命20年后我才意识到这是个问题。 我们的见识,我们的警惕是不是太晚了?

司马南:未必。 其实,在颜色革命的问题上,冷静的人一直很冷静。 许多国内媒体在这方面进行了报道,网上的明眼人更是耳熟能详。 2005年总公司《望》杂志在张西明身上签名的复印件,因为对颜色革命问题,讲了详细的故事,说了该说的话,在网络上受到了中国想要呼应西方颜色革命的人的谩骂。

“司马南:警惕颜色革命在中国上演”

皮皮认为,与10多年前苏东剧变的“第一波”相比,格鲁吉亚、乌克兰、吉尔吉斯斯坦等地发生的“颜色革命”有许多相似之处。 但是,这次“颜色革命”背后的“美国化”手段还有一些新的优点。 美国用这样的方法,实现了美国对这些国家的政权更迭和政权改造。 与10多年前苏东剧变的“第一波”相比,发生在东欧和中亚的“彩色革命”有很多相似之处。 (1)都发生在苏联的势力范围内。 2 )反对派都得到美国势力的支持;3 )都利用选举时机实现政权更迭。

“司马南:警惕颜色革命在中国上演”

这次“颜色革命”背后的“美国化”手段有值得警惕的新优点。

一、美国充分观察到在这些国家的民众中加大开展基础工作的力度,培养不同层次的代言人。 对驻在国领导人和重要政党,特别是反对党领导人,美国大使、公使、高级外交官亲自出面、频繁访问、举行招待会和宴会,通过长时间接触选拔培养美国代理人,条件成熟时选举他们或引发政变

“司马南:警惕颜色革命在中国上演”

文案特别指出,针对基层民众,美国首先通过帮助他们建立各种“非政府组织”,并利用这些组织煽动“民主运动”。 据美国相关机构统计,在美国和其他西欧国家的推动下,从20世纪90年代到现在的10多年间,东欧、中亚地区的非政府组织增加了四五倍。 其中,美国在中亚各国支持当地非政府组织成立的工作取得了更大的进展,目前中亚各国的非政府组织超过1万个。 这些组织在格鲁吉亚、乌克兰、吉尔吉斯斯坦的“政权更迭”中发挥了核心作用。

“司马南:警惕颜色革命在中国上演”

二、以司法制度为突破口,“援助”相关国家的改革和司法制度的重建,从而动摇其政体,达到推翻现政权的目的。 在美国,司法制度是一国政体最重要的组成部分,人们一直认为司法制度一旦发生变化,该国政治制度的性质也会发生变化。 过去美国不能直接介入这些国家的司法制度和机构,但近十多年来美国利用这些国家实行多党制。 “民主化”的机会不断加强所谓“司法交流”、“示范研究”,在理论上和实践上都否定了这些国家的司法制度,逐渐丧失了权威度、合理性和执行力。

“司马南:警惕颜色革命在中国上演”

回顾一下中国法学界的现状。 即使看到致力于用“大于天”的法律利用西方宪政理论将中国样式化的西方法学家们,这些人的表现不也证明了问题吗? 还记得某法学家西山的演说吗? 他担心中国共产党没有在民政部登记,“涉嫌非法”,所以“缺乏合法性”。

“司马南:警惕颜色革命在中国上演”

他偏偏没有去读宪法,假装没看到中国共产党的法律地位。

三、以经济援助和加入北约等为吸引力诱饵,允许相关国家成立反对反对派和民间现政权的非政府组织,使美国支持的反对派可以合法活动。 一般方法是,美国政府施加压力,迫使有关国家政府提出“民主化”的时间表和具体步骤,随后美国一步步收紧,围绕现政权多次建立反对派组织。 这些“合法的”反对派组织一旦存在,就可以一步步经营,为机会而动,为议会积蓄力量,直接登台开展“街头政治”。

“司马南:警惕颜色革命在中国上演”

四、传达“民主”的价值观,并大幅加强具体方法和做法的培训,由此策划的“民主”和“革命”具有很强的可操作性。 另一方面,像苏东剧变前后那样,美国没有放松通过各种渠道从价值观上向这些国家“出口”民主主义。 另一方面,利用前苏东国家目前向西方“敞开大门”的便利,美国正在对这些国家的反对派领导人和成员进行各方面关于发动“革命”的具体方法的培训。 在监督当地反对派参加选举的方法上特别下了功夫,到了令人丧命的地步。 其副本包括向反对派和当地人传达美国的选举制度、选举方法、选举方法等,向选举参与者介绍选举战略,协助草拟选举口号和出版报纸,提供选举经费和电脑、传真、印刷机等各种设备

“司马南:警惕颜色革命在中国上演”

五是加大“请进来”的力度,通过各种“交流”项目,培养亲美骨干分子。 近年来,与有关国家相比,美国每年组织数以万计的短期访问交流项目。 邀请的大多是反对派中青年骨干,他们来美国后,一般会邀请他们参观美国先进的科技文化设施和各种政府机构,有时也会让他们参观美国各级选举、政府、立法机构的会议,感受“美国民主”,在参观访问的过程中举办各种座谈会 这些人结束访问后,组织方将制作文件,并与他们保持经常的联系。 这些“交流”项目中,有些是由美国政府主动组织的,但越来越多有影响力的非政府组织和社会团体经手,用所谓民间“非正式”的颜色掩盖人眼。

“司马南:警惕颜色革命在中国上演”

这种情况在中国也一样,有些知识分子,聪明的孩子,本来就好,淳朴有正义感,嫉妒心似仇,长于文章,渴望出世。 美国人看准了,把这孩子放进美国,闲逛,给普世价值的糖豆,给民主巧克力,一天给三杯人权咖啡,不久,孩子脑子就乱了。 就和我们今天大学的一些同学被传销组织洗脑一样。 这个政治洗脑过程更厉害。 今天,一些以站在中国前列公然蔑视法律、闹事为职业的年轻人,在美国呆了半年,拿到了钱,人得了什么奖,遇到了什么要人,于是,数典忘记了祖先,于是,也失去了智慧

“司马南:警惕颜色革命在中国上演”

本论文选自司马南新书《民主胡同40条》

相关链接: >; >; >; >; 乌有之乡首发:《民主胡同40条》司马南就剑民主政治新写

书评:

>; >; >; 罗志荣:司马南那个人的书

>; >; >; “民主胡同40条”——论剑中国民主政治

>; >; >; 司马南新书《民主胡同40条》被评为极具力量的“非主流”民主教程

精彩视频 :《民主胡同40条》新书发布会:司马南和孔庆东谈论民主[/s2/]

本文:《“司马南:警惕颜色革命在中国上演”

免责声明:星空分类目录网免费收录各个行业的优秀中文网站,提供网站分类目录检索与关键字搜索等服务,本篇文章是在网络上转载的,星空网站目录平台不为其真实性负责,只为传播网络信息为目的,非商业用途,如有异议请及时联系btr2031@163.com,本站将予以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