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空网站目录平台免费收录优秀网站,为了共同发展免费收录需做上本站友情链接,星空网站目录平台的站长才会审核收录,不做链接提交一律不审核,为了避免浪费时间:收录必看!!!
  • 收录网站:126
  • 快审网站:10
  • 待审网站:94
  • 文章:18627
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速递 > “温靖邦:蒋介石花园口决堤:是“水淹七军”,还是为祸万民”

“温靖邦:蒋介石花园口决堤:是“水淹七军”,还是为祸万民”

发布日期:2021-06-02 15:21:02 浏览:

关羽守护荆襄九郡时,迎战跨境曹军,战胜水势入侵的敌人,取得了巨大的胜利。 史称水淹七军。 抗战时期,有人为决堤而流水防御敌人,但并未造成日寇多人溺亡,也未阻止日寇前线指向武汉的脚步,反而危害了成千上万的中原人民。 罪孽深重,罪孽深重,决策者和实施者千方百计掩盖,或彻底任命日本侵略者。 到了现代,出现了关于花园决口的新解释。 据说战术上是必要的。 如果淹死了百万平民,给几个省的两千万以上的人民带来了灾难,那也是为了抗战,也是没办法的事。 关于决定性地阻止敌人和人民的这个重大历史事件,我接下来会弄清前后的真相,供大家结论。 】

“温靖邦:蒋介石花园口决堤:是“水淹七军”,还是为祸万民”

日军薄开封,郑州岌岌可危。

蒋介石一日三电催促程潜,是否有办法在一定时间内阻止大量日寇西涌,保卫郑州。 现在比什么都要花时间。 他花的时间太多了。 武汉一定是敌人的下一个目标。 保卫武汉的部队大部分不是在徐州撤退的50名师,但是现在这些部队士气低落,编制不完全,不经过补充、维修训练,就不能和强敌战斗。 这个,没时间怎么办? 武汉保卫战的整体布防,那更需要时间。 经过中央机关、学校、工厂、武汉撤退到川楚是一项大工程,早就开始了,但离完成还有一段时间。

“温靖邦:蒋介石花园口决堤:是“水淹七军”,还是为祸万民”

程潜回话支吾我,不正面回答。

程潜并不是没有研究过,但是他觉得他们想出来的那个方法很可怕。 因为是重要的事情,所以不能由他主动提出来。

几天前,参谋长晏勋甫建议他挖黄河堤坝,让日军泡汤。 这样可以将许多日寇隔离在豫东,足以攻击郑州延缓窥视武汉。

程潜吓了一跳,然后沉默了很久。 然后叹了口气,摇摇头说,这是我们不能先提出来的。 涉及黄河以南几个省成千上万人的生命财产,我们不能承担这个历史责任。

晏甫想。 那么,要不要诱导武汉方面提交?

程潜意味深长地看着他,轻轻地一句话也没说。

晏甫使用武汉关系,首先通过一点无关的私人,把挖黄阻击敌人的构想影响到侍从室的人员,让侍从室新任主任林扩充这个构想后直奔天上去听。

这个计划果然奏效了。 马上晏勋甫接到林将的电话,向他们征求意见,挖黄放水能阻止日寇吗?

晏甫回答说,这不是不可以的事。 但事情很重大,必须有委员长的命令!

林将说:“命令不成问题; 我请求指示后,将以委员长的名义发送正式电报!

程潜听了晏勋甫的报告,深思了很久。 只是电报觉得还不行。 必须拿到蒋委员长的手书把柄。

别这样,勋甫,你辛苦了,去武汉要求这个把柄; 如果没有他给我,你会说这个命令很难执行!

这个最好!

晏甫到了武汉,就这样传达了程潜的意思。 无论委员长怎么举手,他都表示难以实行。 虽然和歌曲无关,但在电话里他也会执行。 问题是底层将军不干。 要看到委员长立功! 毕竟,颂公不能亲自指挥堤坝挖掘。

林将向蒋介石报告了。

蒋介石坐在桌子上后,对着桌子上平时手写的便签,笔误了。 如果让他签字的作战命令,他会毫不犹豫地落笔的; 战争有赢也有输,谁也不敢保证所有的战斗都会赢。 黄挖放水不一样。 南方一些省份人民的生命将葬身鱼腹。 这个历史责任谁敢承担? 从今往后,活着的人不会原谅你。 死了很多冤屈也纠缠着你。 历史一定会给你一笔写成。 这个决心很难啊。 程潜以下哪个战区的将军,工作日谁也管不了,想干就撤,谁请过指示? 现在多么安全啊,电话不行,电报不行,需要手写的把柄。 这显然是不想承担任何责任,不是叫蒋某人带头做坏人吗! 当时程潜天不怕,天王老子也不在眼里,带兵敌蒋某某人,今天也成了循规蹈矩的人。 真是个地地道道的老滑头,顾此失彼,临难忘义,把挨骂的角色推给蒋正。

“温靖邦:蒋介石花园口决堤:是“水淹七军”,还是为祸万民”

蒋介石不顾徘徊,两天后才动笔写了手。

是日本人促使他下了这个决心。 日寇即将开封城下,接近中牟,在陇海线、平汉线的风雨中颠簸,郑州城已经能隐约听到炮声。 河南不保证的话,武汉太早就上前线了,那可不得了!

晏甫拿到把柄,高兴地回郑州去了。

6月4日黎明,蒙蒙早晨的雾笼罩着黄河的堤坝。 郑州以东的中牟县赵口大堤上响起了铲子和镐头乱糟糟的挖掘声,有时还夹杂着吆喝和谩骂的人声。 商震二十集团军五十六师汤邦桧旅团五千多人在堤坝上忙碌着。

到了中午,五十六师团长刘尚志焦急起来。 昨天来集团军总司令部接受任务时,我捶胸顿足地答应了商总司令。 那种程度的工作的话,一个人的旅行几个小时就能完成。 请总司令放心。 今天凌晨开工,折腾了半天,他变傻了。 官兵们知道这项工作是蒋委员长的导演,在上头催促下,还把日本鬼子淹了,很卖力。 在战场上不是鬼子对手,挖沙担土的他们不含糊,而是作物人出身。 不料赵口一带土质差,含沙量高,越挖越塌,根本不成形。 好像挖了几个地方,一点也没注意就塌了下来,人拿着工具埋了几个。 半天过去了,工程没有进展。

“温靖邦:蒋介石花园口决堤:是“水淹七军”,还是为祸万民”

刘尚志急急忙忙在堤坝上走来走去。

汤邦桧旅长指着数千部下破口大骂。

下午,刘尚志增派兵营来支援。

到了深夜,才开了双洞。 水也溢出来了一点。 大家都在欢呼。 那水不怎么流,挖掘口坍塌,泥沙再次堵塞了洞。 大家都是笨蛋,睁着眼睛。

第一天堤坝挖掘失败了。

武汉的蒋介石过了午夜还没睡,等着挖堤坝的消息。 等待的是坏消息,挖堤坝失败了。 他骂着母亲豹子、饭桶,坐立不安地坐在房间周围走。 日本人被迫打开大门,平汉线岌岌可危。 五十六师的笨蛋们整天毫无结果,挖掘出了一些没用的东西。

“温靖邦:蒋介石花园口决堤:是“水淹七军”,还是为祸万民”

他呼叫林将,命令程潜,增加防守开封的部队。 开封越久,多守一天,就越有信心淹敌军。 商震继续催促部队,悬赏1万元,指示其限期完成。

商震得到命令,急忙寄身现场。

汤邦桧旅长改变了做法,实行了爆破。 很多炸药被塞进堤坝,连大炮都用上了。 但是,巨响后,沙子打滑,堵住了刚刚破裂的洞。

汤团长不放弃,指挥部队继续干下去。

这一天,从早上到深夜大量使用炸药,依然宣告失败。

我知道蒋介石在电话里大发雷霆。 商人拿着麦克风,只是电话里轰鸣,夹杂着蒋介石尖锐的声音,不由得吓了一跳。 听了半个小时,只听得清清楚楚:

… … 挖堤坝经常失败,数千人无法对付堤坝,这是为什么呢? 必须了解这件事关系到国家、民族的命运; 没有小的牺牲,就没有大的成果吗? 你是革命军人,在这个生死存亡的关头,必须打破一切以女仁为戒的顾虑,尽快完成! 一切都由我支撑,你在怕什么?

“温靖邦:蒋介石花园口决堤:是“水淹七军”,还是为祸万民”

听了这话,蒋介石似乎对他的程潜在利害关系感到担忧,企图暗中拖延。 他充满不满,放下电话,颓丧地坐在椅子上。 几天没睡好,头很大,眼皮黏糊糊的。 但是,不能睡觉,也不能睡觉。 蒋介石的责骂声在耳际回荡,不断重演,他忧心如焚。

“温靖邦:蒋介石花园口决堤:是“水淹七军”,还是为祸万民”

第二天,土肥原师在第20师的协助下,疯狂反击,攻占开封。 不停留一会儿,马上推进,不到半天又获得了中牟。 郑州已经很远了。

蒋介石大惊失色。 又接通程潜电话,提到挖堤坝的奖金为2万美元。

更着急的是商震。 他明白,如果不是浸水的日寇,自己的前途很危险。 现在,蒋介石必须给予一定的地位,而不是恢复当时士兵的自重。 从山西带来的武装力量早就消耗殆尽了,麾下大部分是别人的部队,要靠蒋介石吃饭,还是要看脸色?

“温靖邦:蒋介石花园口决堤:是“水淹七军”,还是为祸万民”

天无绝人之路,不知所措。 有一个能干的人闯进了他的办公室。

驻扎在屯花园口京水镇的新八师师长蒋在珍说,他有挖堤坝的方法。

商震非常高兴。 然后盯着蒋在珍,妄人,担心是不是自夸家。

蒋在珍看到商震的嫌疑,不慌不忙地说出了他的计划。 他说花园口堤坝开挖条件比这边好,土质坚硬,中心地带是青石条垒建筑,容易打炮眼。 从堤坝的斜坡挖几个洞埋炸药,一举炸毁堤坝也没问题。

商震病突然就医,也不知道有没有道理,马上向程潜报告。

程潜召集了郑州十多名水利专家,到花园口视察,聆听蒋在珍的讲法。 论证的结果被认为是可行的。

程潜马是蒋介石固有的。

蒋介石就像拉了救命稻草一样,马上电得飞快。 电报的最后说:“新八师马上执行。 如果成功的话,将奖励3万元银币。

大家把宝藏交给蒋在珍保管。

6月7日晚上,没有月亮,没有星星,中原大地一片漆黑。 园口关帝庙西侧数百米的距离是黄河的堤坝。 堤坝上灯火通明,铁器接触泥土沉闷的声音和人声混杂。 蒋在珍派了一次旅行在这里做。

他在关帝庙内设立了军事用床,亲自监督工程的实施。

正要迷迷糊糊地睡觉时,突然觉得在施工现场工作的喧嚣变成了激烈的辱骂。 怎么了? 发生了什么冲突? 士兵和警察,还是部队和部队? 妈的,不好好工作还闹什么!

他翻身下床,无精打采地向堤坝走去。

原来,一位团长为了加快进度,为了抢第一份工作,私自从附近雇了数百名民工。 对民工说是建设国防工程。

听说农民工们是捉迷藏用的,大家都踊跃报名参加。

进入堤坝工作不久,就意识到要爆炸放水,不仅引起了骚动,还马上炸了窝大声喧哗。 堤坝下或远或近是他们的家,是祖祖辈辈用血汗灌溉的农田,是百代基业,堤坝一破裂,瞬间什么也没了。 他们为什么不着急红眼睛? 不一会儿,老人扔下工具,哭喊着恳求。 血气方刚的年轻人和官兵发生了争执,在几个地方发生了争执。 施工现场一团糟。

“温靖邦:蒋介石花园口决堤:是“水淹七军”,还是为祸万民”

蒋在珍把这趟旅行的旅长叫到身边,斥责了一会儿。 你很混乱。 这种事怎么能把民工搅和在一起? 出了事丢了头也没关系,我和商总司令也要一起砍! 你现在就可以在堤坝上指挥宪兵镇压,向天空开枪吓一跳,但不要打死人。 然后每人出钱,护送他们回去。 另外,抽出一个小组负责警戒,不允许平民进入5公里以内!

“温靖邦:蒋介石花园口决堤:是“水淹七军”,还是为祸万民”

旅长刚带走了人民,蒋在珍又叫了他一声。 说:

从堤上这个小组抽出坚强的士兵,组成几个队伍,按顺序发掘,让人不间断地工作; 我把军营也给你用。 各挖掘点挖到20米深就可以埋炸药; 炸一次,再挖一次。 必须按时完成,不能再有一点错误了!

请放心,师长,我保证不会出错!

8日,工程进度加快了很多。 爆炸药发出巨大的声响,烟雾滚滚。 烟散的地方,出现了几个缺口。 官兵们又加紧挖掘,装上炸药。 爆炸声一次比一次大,差距在扩大并下降。 9日凌晨,基本形成了足以放置大楼的巨大切口。 在最后的爆炸中黄水出来。 麻袋里的炸药被埋了,蒋在珍还很不安,他在追求万全; 要求在战区配备几门平射炮。

“温靖邦:蒋介石花园口决堤:是“水淹七军”,还是为祸万民”

上午9点,炸药发出了惊人的巨响。 于是,距离地面20多丈的、像吊着一半空的黄色的水像龙一样飞向缺口的地方,气势汹汹地涌了出来。

蒋在珍急忙命令平射炮轮流开炮,气势汹汹地填补了缺口。 连续发射了60多枚,缺口扩大了6、7米。 黄色的龙一下子变得很多巨大。 咆哮着,翻滚着,匆匆向外冲,一边拍打着两侧的堤坝,缺口不断崩塌,缺口越来越大。

一瞬间,老天生气,打雷,狂风大作,下暴雨。 中原大地,一片汪洋; 余高的浪头,吞噬着村镇,卷走人畜,轰鸣千里。 从河南省中牟县经安徽省涡河流域到江苏省洪泽湖一带,数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上,老百姓不上天不下地不进门,哭声震撼寰宇。

“温靖邦:蒋介石花园口决堤:是“水淹七军”,还是为祸万民”

洪水过后,剩下的水像黄汤一样,庄变成了泥,村镇消失了。 四处躺着膨胀的尸体; 露出水面的高地上,满是脸色蜡黄瘦削的难民。 豫、皖、苏三省是这场大灾难的第一个受灾区域,共有四十四县五万四千平方公里的土地沉没。 据灾后官方统计,有98万多人溺亡,1200多万人流离失所。

“温靖邦:蒋介石花园口决堤:是“水淹七军”,还是为祸万民”

蒋在珍当然不考虑这些事,他沉浸在成功的喜悦中; 大洋奖金3万美元快到手了,十有八九,加官晋爵也可以。

10日中午,他冒着倾盆大雨,奔赴商业地震司令部,宣布完成任务。

商震和程潜都很高兴。 满山的洪水不仅阻止了鬼子咄咄逼人的脚步,还向他们送去了战斗机。

中牟一带、土肥原十四师的混合旅团、炮兵大队、骑兵中队共计二千多人,最先听到了洪水惊天动地的咆哮。 骑兵和十多辆坦克匆匆掉头向东南逃去。

30分钟后,剩下的600名步兵和炮兵也装上RBI出发了。 离郡不远吓了一跳,离开100多米,洪水铺天盖地而来。 赶紧回城。 在慌乱中,他们拆毁房子,收集沙包,甚至收集大米包,收集砖头,严密堵塞了县城的四扇门。 水堵了,退路也堵了。

“温靖邦:蒋介石花园口决堤:是“水淹七军”,还是为祸万民”

程潜派出刘和鼎三十九军上船杀了中牟。

水位离城头只有一米,弃船登城很容易。 激战之后,歼灭了数百名日本鬼子。 剩下的鬼子夺走了三十九军的船一点点,逃出了城堡,但途中船翻了,淹死了一百多人。

中国军队夺回了中牟县城。

尉氏县中岛十六师的一部分三千多人被洪水的轰鸣声惊醒,个个惊慌失措,到处乱窜。 长官们终于控制了局面,命令各自搜索渡河工具。 于是,城内外的船、门板、水壶,甚至连浴室都被他们搜查空抢走了。

为了包围尉氏,在外线的中国军二十师、二十四师、二十五师用船包围了尉氏。 杀死鬼子近千人,夺回郡。

进军新郑的部分日军骑兵,后巷被洪水阻断。 中国军队派重炮过来,肆虐,把一切都杀了。

蒋介石接到程潜电报,得知花园口决堤成功,才放心了。 终于睡得安稳了。

醒来后,另一个烦恼把他弄糊涂了。 虽然日寇暂时受阻,但武汉北侧郑州的敌情有所缓和。 但是,从花园口挖堤坝会造成严重的后果。 怎么向社会说明? 一想到即将公布的可怕的灾情数字、毫无漏洞的国内外记者、以独裁专制指责民众不顾死活的民主党派和共产党,他不由得心潮澎湃。 这件事责任太大了,这个千古罪人谁也不敢做啊!

“温靖邦:蒋介石花园口决堤:是“水淹七军”,还是为祸万民”

连夜召见何应钦、陈诚、林将商量应对措施。

看到蒋介石忧心忡忡的样子,陈诚心里非常不服气。 委员长认为即使没有这种杞忧,塞进日本的头里不就行了吗? 脸上似乎在认真地思考。 中午,蒋介石指名问他的打算时,他才说:

委员长,日本人不发动这场侵略战争,我们为什么要去放水! 毕竟这笔帐要算在日本人头上! 我们为什么不说他们炸了花园口? 我们这样说,谁也不相信! 那么,我们不是轻轻松松地解放了吗? 在道义上也向日本人发射了一颗炮弹,包管把他的嘴捂得哑口无言! 两全之美,为什么高兴!

“温靖邦:蒋介石花园口决堤:是“水淹七军”,还是为祸万民”

蒋介石点头,也没吭声。 又转向何应钦,问道:

敬之,你已经怎么了?

何应钦一句话也不说,扶着眼镜,不可预测地深思,似乎在想什么令人惊讶的见解。 过了一会儿,才开口说:

放弃这个方法很好,只是人在闲聊… … 这个,大概考虑周全,把事件真实地说出来比较好!

这话等于没说! 蒋介石失望地叹了口气。 又把视线落在林将身上,说:

林主任有什么高见吗?

林将在蒋介石面前总是唯唯诺诺,不能提出太多高见,常常重复别人的意见,或大而无章可循的议论。 蒋介石即使询问,他也不能什么都不说。 什么再解释一次钦的话就行了。

总长说得对。 我们确实要考虑周全。 我的愚蠢观点是,日本人很可能会抢先中伤我们自己炸毁堤坝。我们必须有全面的应对计划,弄清事实真相,正视事实!

蒋介石听了这话,觉得有点别扭,皱起了眉头。 但是,不能说不是这样。

陈诚嘴边掠过一丝嘲笑,他以为林把话颠倒了。 怎么弄清楚事实呢,我们必须千方百计不让别人搞清楚事实。

蒋介石说。 “敬之,向程颴云问好。 他们在战区,在花园周围10公里内抽出一点时间… … 这个,做一点准备; 要经得起推敲! 辞修,你的政治部也要好好推进; 教授周佛海的推进部必须控制舆论,任何报纸都不得发表单言不利于政府的言论!

“温靖邦:蒋介石花园口决堤:是“水淹七军”,还是为祸万民”

会议结束后,蒋介石要以自己的名义给程潜打电话,确定指示,向外推进敌人的飞机,炸毁黄河的堤坝。

做完这些,我觉得蒋介石轻松了。 天下人都以为这盆脏水泼到了日本人的头上,没人不相信。 反正你日军是不仁不义之师,没做过什么坏事。 现在我说什么都是堂堂正正的理论,有人相信; 但是,如果是你的日本人,要让人相信是不容易的。 是吗? 谁会相信在南京失去人性的野兽们会说没有任何可信度的话?

“温靖邦:蒋介石花园口决堤:是“水淹七军”,还是为祸万民”

国民政府的巨大推进机器在政治部部长陈诚的指挥下高速运转。

6月11日,中央通讯社记者从郑州拍来专电,日寇说,9日派飞机猛烈轰炸了中牟附近的我军阵地。 我军南岸部队展开了残酷的防卫空战。 敌人的轰炸越来越疯狂,早晚黄河堤坝被炸一段,直到决口,情况很严重。 我军民正在冒着敌人的轰炸进行应急修理。 水势猛烈,可能难以见效… …

“温靖邦:蒋介石花园口决堤:是“水淹七军”,还是为祸万民”

《中央日报》头版刊登的新闻占了一半,贴着日本飞机违反国际公法,炸毁黄河堤坝的大标题。

6月12日,中央通讯社进一步发布最新消息称,敌机30多架,今晨飞到黄河南岸赵口一带轰炸,投下数百枚炸弹,炸毁几个村庄,造成无数无辜农民死伤。 盘旋在花园口轰炸,扩大前爆破决口,引发洪水暴涨,不可救药。

全国各地的电台和报纸纷纷发表转发新闻的评论,谴责日本侵略者的凶残、灭绝的人性。

国民党中央宣传部组织了各种形式的新闻发布会,抗议日军违反国际公法,炸毁堤坝引洪水,杀害无辜百姓。

日本人当然拒绝吃哑剧的损失,同样动员舆论机器反驳,说中国军队自己挖堤坝放水的皇军所向无敌,没必要挖水帮助战斗吧。 但是,南京大屠杀的血腥事实在先,成百上千的外国亲戚逃走后,到处被起诉,至今仍在持续风波,所以谁也不相信日本人的话。

“温靖邦:蒋介石花园口决堤:是“水淹七军”,还是为祸万民”

在一段时间里,中日双方似乎忘记了战场上的竞争,把力量花在了讨论上。 感觉国内外的记者混杂在其中,成了谴责的对象。 一个是满口假牙一直说谎的蒋介石,一个是文明失去兽性而回来的日本鬼子,到底该相信谁呢? 还是美国记者反应迅速,听到这种敌对双方的相互攻击,一辈子也听不到名堂为什么不可以借自己的脚亲眼去花园口实地考察呢?

“温靖邦:蒋介石花园口决堤:是“水淹七军”,还是为祸万民”

这个提案很快就获得了和声。

蒋介石早就料到了这一点,也有安排。 迄今为止与程潜的往来多为密电,所有研究如何应对现场调查的记者都有。

程潜比应付大战还忙,给商震、刘尚志、蒋在珍等,以及参加挖掘堤部队团的以上军官每人都授予了一台机器。 特别是对蒋在珍,他更是给予了重要的照顾,嘱咐蒋师长一定要妥善应对现场,杜绝一切破绽,千错万错。

蒋在珍在堤坝爆炸成功后,程潜当面祝贺,在蒋介石专电表扬下,觉得自己登了龙戴了凤。 越来越少去商震那里,越来越多的出入战区司令部长部,重要的事情直接向程潜请示,有时在蒋介石身上是电固有的。 尽管还没有获得奖牌,也没有被提拔,但他明白在风头上当然得不到这些,只要委员长心里有数,前途有限吗! 重要的是完成程长官和委员长说明的下一个任务——记者对策,这是为自己立下的大功画上圆满的句号。

“温靖邦:蒋介石花园口决堤:是“水淹七军”,还是为祸万民”

炮制飞机轰炸的幻想并不难,这种场面蒋在珍经常看到。 他命令工兵把决口附近的龙王庙及其附近的民房用炸药炸毁,使其倒塌,在左右各开几个大洞,填充到炸弹爆炸的弹坑中。 另外,不知道从哪里拿来了几个留有昭和文字的弹片,放在弹坑附近10米的地方。 他反复检查,直到在外表上看不到任何破绽。 其次,命令新闻职员伪造几天前发送给长官部的假电文。 文案当然是敌机来轰炸导致黄河决口。 收拾好一切,又在脑海里把日本轰炸的全过程读了好几遍,确信天衣无缝,终于放心了一点。

“温靖邦:蒋介石花园口决堤:是“水淹七军”,还是为祸万民”

6月25日,太阳像火一样猛烈。 园口挤满了人,热闹非凡,再次热闹起来。 100多名肤色记者在国民党中央推进部和一战区司令长官部的官员陪同下,来到这里进行了现场采访。

记者们来的时候,2000多名民工和新八师5000多名官兵紧张忙碌,用石头和沙袋抢着决口。 记者们纷纷按下快门,记录下了这个动人的场面。

充满香气的美国报纸华盛顿邮报女记者乔治·; 桑,来到几个士兵面前,快门卡不停地按着。 士兵们更加努力地工作了。 一个叫卞喜的士兵可能是为了在外国人异性面前展示自己的实力,咬紧牙关,硬是举起两个各150斤的大沙袋,大步往前走,高声决口而去。 女人目光敏锐,按下快门,夺走了这精彩的场面; 也就是说,用伸出大拇指半生半熟的中国话说:

“温靖邦:蒋介石花园口决堤:是“水淹七军”,还是为祸万民”

大英雄! 大英雄!

ࡔ喜也真有教养,认真挥手说不算什么。 这样就麻烦了,之后也一样做了好几次,累得嘴唇发紫,腿摇摇晃晃的也停不下来。

然后,他的班长在几十年后的回忆录中说,卞喜回到营地后,当晚吐血不止,惜命。

在倒塌的龙王庙旁边,记者们包围着新八师的高级军官们,像珠炮一样不断提问。 记者们认为,这些居住在当地的军官们认为,他们的话应该比中央社的任何报道都真实。

蒋在珍一脸严肃,不失悲伤和愤怒地向大家介绍情况,把日机轰炸时的情景描绘得如画。 这些所谓的情景他已经在脑海里筛了几十次,所以自己也曾以为确实发生过。 但是,记者们并不满足。 他讲完后,有哪些紧巴巴的问题,他有点受不了了,汗流浃背,有时结,这是地作蒋委员长状。

“温靖邦:蒋介石花园口决堤:是“水淹七军”,还是为祸万民”

一位名叫温斯顿的英国记者向他提问。 将军,日军步兵作为时尚在兰封,为什么要轰炸花园口这么远? 这有战术价值吗?

蒋在珍说,不,他们的前卫部队到达开封城下,另一支部队占领了中牟县城! 我知道日本军队作为时尚在兰封,是来自日本的《读卖情报》。 这是他们为了逃避罪责而制造的谎言,不值得反驳!

温斯顿没有放松,进一步问道:

是的,将军,我接受你的这个解释。 但是,日军一直以攻击力为荣,对吧? 前徐州战和最近夺取了兰封,但他们没有借助水力; 现在正在向郑州推进,需要向黄河水求助吗?

蒋在珍愕然,不知道怎么回答,焦急得脸红了。

陪同记者团前来的某战区高级参议宁坚少将连忙插了嘴,试图解开他的包围。

温斯顿先生,中国兵书上有一句话叫攻城为上; 其含义是,交战的话部队会消耗掉,所以还是想别的方法比较好。 最好不用一发子弹,不造成一名官兵死伤,打败对方夺取对方的城堡。 要打败黄河以南的中国军队,很容易就能泼冷水。 不用说这是日本人的诱惑!

“温靖邦:蒋介石花园口决堤:是“水淹七军”,还是为祸万民”

宁坚少将能言善辩,又欺负对方不擅长军事,不能从容不迫地转移对方的讨论。

一位法国记者不等温斯顿开口,就连忙插上嘴问:

将军,既然你们很清楚攻城是上之妙,你们也可以放下浸水的日本人!

中国军队是王者仁义之师,伤害天害理,即使有利于战争也不屑一顾!

是的,是的。 蒋在珍立刻装出一副伤心的便雅悯人的样子插话。 南岸的千里沃野都是中国的土地,成千上万的民众都是我的中国同胞! 怎么会做那种事呢?

蒋师长,有多少架轰炸堤坝的日机枪? 一位内行的香港记者问。

十架! 真可怕,十架啊。 记者先生!

我不知道是什么,想向蒋师长请教。 这个堤坝有20米厚,像城楼一样高是不言而喻的; 我知道,日本飞机上搭载的炸弹,各自最多可以炸毁1米深2米的直径。 即使10架飞机能准确地向同一个点投下炸弹,那也是不可能的,也无法炸毁那么深的缝隙。 请问这个该怎么向网友解释?

“温靖邦:蒋介石花园口决堤:是“水淹七军”,还是为祸万民”

这是,这是… …

他们不知道就算日本人要淹中国军队,也会冲破堤坝淹到中原,赌他们进军的路,不是吗?

蒋在珍汗流浃背地回答不上来,东张西望地找宁坚少将。 而且,这个男人已经躲在了人群中。

同行的中宣部官员害怕开朗的记者们继续深究,让蒋在珍看到马脚。 大家回武汉没能和蒋介石达成协议,赶紧站起来解围,说。

各位,战地官兵们正忙于防卫。 日本鬼子马上就要开始攻击了。 今天的活动暂时告一段落吧。 回武汉后再开记者招待会。 到时再让大家继续提问吧。

现场采访就这样草草结束了。

记者们带着满腹狐疑的狐狸回到了武汉。

【温靖邦,察网专栏学者,文学理论学者,民国史专家。 全文摘自花城出版社出版的温靖邦六卷本长篇文学纪实《虎啸八年》。

本文:《“温靖邦:蒋介石花园口决堤:是“水淹七军”,还是为祸万民”

免责声明:星空分类目录网免费收录各个行业的优秀中文网站,提供网站分类目录检索与关键字搜索等服务,本篇文章是在网络上转载的,星空网站目录平台不为其真实性负责,只为传播网络信息为目的,非商业用途,如有异议请及时联系btr2031@163.com,本站将予以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