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空网站目录平台免费收录优秀网站,为了共同发展免费收录需做上本站友情链接,星空网站目录平台的站长才会审核收录,不做链接提交一律不审核,为了避免浪费时间:收录必看!!!
  • 收录网站:126
  • 快审网站:10
  • 待审网站:94
  • 文章:18627
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速递 > “上甘岭我军不败之谜”

“上甘岭我军不败之谜”

发布日期:2021-06-05 11:36:02 浏览:

  

上甘岭我军不败之谜:秦基伟将军晚年揭开了七个秘密

甘岭之战,无论是在历史学家的故事中,还是在战史专家的笔下,都是世界闻名的极其残酷的战斗。 志愿军英雄邱少云、黄继光、孙占元等的壮举在这里成为普遍现象,高度表现了志愿军官兵浴血奋战、奋勇战胜的战斗精神和顽强作风。 秦基伟将军写道,上甘岭之战是敌我双方军事力量的较量,也是两种世界观、两种价值观、两种思想体系的较量。 在这边,上甘岭之战是朝鲜战场的淮海之战。 在敌人中,上甘岭成了联合国军的悲哀岭。 那么,我战胜敌人失败的理由是什么呢?

“上甘岭我军不败之谜”

1952年10月14日凌晨3点30分,美国第八集团军司令范·弗里德通过美联社驻首尔记者向全世界宣布“金化攻势开始”。 30分钟后,与美国第八集团军第七师配属的韩二师大炮300门、飞机40架、坦克120辆,向上甘岭597.9和537.7高地发射炮弹30多万枚,投下炸弹500枚。 阵地上空硝烟弥漫,尘土飞扬,天昏地暗,日月无光。

“上甘岭我军不败之谜”

世界闻名的上甘岭之战开始了。

对于这场战斗,以美国为首的联合国军的意志是必胜的。 傲慢至极的范弗里德计划用两个营的兵力,五天时间,光死伤200人就拿下上甘岭。 但是,经过43天的激烈争夺,联合国部队伤亡25000多人,未能占领这两个小阵地。 11月16日,美联社悲伤地宣布,至此盟军在三角形山(上甘岭)被打败。 11月25日,联合国军再也发动不了进攻,金化攻势被我军彻底粉碎。 甘岭成了联合国军悲伤的岭。

“上甘岭我军不败之谜”

这次战役的策动者范·弗里德后来公开承认,这次战役是战争最血腥、耗时最长的战役,给联合国军造成了重大损失。 克拉克联合国总司令说:“我认为,为了这个有限的目标而发起的攻击,迅速发展成为了拯救残忍面子的恶性赌博,这次作战失败了。

“上甘岭我军不败之谜”

对此,志愿军十五军军长秦基伟霸气地表示:“上甘岭之战是敌人的‘ 金化攻势,给敌人以沉重的军事打击。 美七师、韩二师都被我搞坏了。

秦基伟将军留下了回忆录,其中有总结甘岭之战的特别篇章。 由于秦基伟是上甘岭战役中国军队的主将,他对这个问题的认识确实比别人深刻、更全面,他独特的见解引起网民浓厚的兴趣。

秦基伟对上甘岭之战进行了综合评价,写道,上甘岭之战是一场特殊的战役,是敌我双方军事力量的较量,也是两种世界观、两种价值观、两种思想体系的较量。 它从高地之争最终迅速发展成规模宏大的战斗,像最初的营、战、磁铁一样吸引着双方的力量,最后我十五军全军投入,加强了十二军的部分部队。 敌方参战总兵力在6万人以上,可见这场战斗牵引力之大。 战斗才刚刚开始,朝鲜其他战场还有一点战斗。 在上甘岭战役进入高潮之前,其他战斗几乎都会暂停。 上甘岭就像一个敏感的神经末梢,一动,遍体鳞伤,全世界的目光都被这片面积只有3.7平方公里的土地所吸引。 以后,上甘岭之战据说在小山上打了一场大仗,是朝鲜战场淮海之战,这些话是有一定根据的。

“上甘岭我军不败之谜”

关于这场战斗获胜的理由,秦基伟总结了以下七个方面。

一、上甘岭战役的胜利是毛泽东主席明智战术指导思想的胜利,是志司、兵团贯彻持久作战,积极防御方针的胜利

经过第一、二、三次战役的战术进攻,又经历了第四次战役的积极防御,在与以美军为中心的联合国军的反复竞争中,毛泽东对朝鲜战争规律的认识逐渐加深,准备长时间战役的思想更加确定,是持久的、积极的防御 为庆祝志愿军出国两周年,毛泽东说: “这次作战,是在几个选定的战略重点中,集中我军特色兵力火力,采取突然行动,对摆在阵营上的敌军进行全部和大部分歼灭的打击,之后,在敌人反击我军的时机,又反复作战 而且有时,对我攻占的据点,能坚守的人会坚守,不能遵守的人会放弃,保持自己的主导,为今后的反击做准备。 此外,这样的作战,如果继续进行,一定会害死敌人,一定能以向敌人妥协的方式结束朝鲜战争。

“上甘岭我军不败之谜”

这总结了毛泽东对志愿军进行的持续阵地战的经验,他也有零敲碎打牛皮糖的传说。 实践说明,这是导致敌人死亡的法宝。

在上甘岭战役中,志愿军坚决执行这一方针,取得了胜利。 因为,秦基伟首先要归功于毛泽东的战术指导思想和上级的正确指导。 他指出,上甘岭战役的胜利是毛泽东主席明智战术指导思想的胜利,是志司、兵团贯彻持久作战,积极防御方针的胜利。 五战之后,我们执行毛主席的指示,零敲碎打牛皮糖,不断消耗敌人,积累小胜利,大获全胜,争取时间。 毛主席的这个指示通过实践说明是明智的,特别是1952年以后,在朝鲜战场上一个接一个,排起长队,营歼敌人,不仅在实力上,而且在心理上威慑了敌人,为在上甘岭战役中取得全胜奠定了基础。 在上甘岭战役过程中,毛主席和中央军委始终密切关注战争的发展,不断发电报,进行战斗指导,给我们的官兵以很大的鼓励和鞭策。 志司和兵团直接派出官兵,全力支援上甘岭,给了我们无限的力量和信心。

“上甘岭我军不败之谜”

二、所有参战部队发扬高度的团结战斗精神,表现出特殊的勇敢顽强的殊死革命精神,为国家营造了舍命的壮烈气氛

一生打过很多大战争、硬仗、恶战,但拥有优秀军事指挥能力的秦基伟说过,上甘岭之战是我人生中最残酷的一战。 在战场炮火密度创下历史空之前,弹药的消耗量也非常惊人。 联合国军向两座小山投下了190万枚炮弹和5000枚炸弹。 最多每天有30万发炮弹,平均每秒达到6发,每平方米要承受76发炮弹。 阵地表面工程遭到破坏,草木被抵消,山头岩石被磨成半米多深的粉末。 战场(()/k0 ) ),昏暗,硝烟弥漫。 随手一抓泥沙,一半是铁屑、弹壳。 与之相关的是,兵员死伤、血肉横飞的场面司空已经司空见惯。

“上甘岭我军不败之谜”

在惨烈的战斗中,志愿军参战部队发扬了高度的团结战斗精神,表现出了特殊的勇敢顽强的革命精神。 矿井作战是最艰苦的阶段,矿井条件极差。 敌人对坑道进行封锁、轰炸、爆破、焚烧、堵塞,进而向坑道投掷毒气弹和硫磺弹。 洞塌了,堵塞了。 矿井里粮食不足,弹药不足,最要命的是缺氧,缺水。 缺氧常使士兵头脑昏厥,缺水,所以士兵不得不喝尿或躺在矿井的墙上舔石头的湿气。 志愿军士兵都以顽强的意志一再重申。 特别是伤员很痛苦,坑道里没有一滴酒精,没有绷带,只能等伤口发炎崩溃。 为了不影响战友,伤员自觉剧痛,不吭声。 很多伤员用嘴咬床单,直到死都拿不下嘴里的床单。

“上甘岭我军不败之谜”

在上甘岭战役中,参战部队中出现了许多惊天动地、泣鬼神而死的战斗英雄。 秦基伟在战斗日记中写道:“四十五师发扬英勇牺牲的战斗精神,一人舍命,十人不可阻挡。” 没有了多个连队,有些连队只剩下一点点身体,尽管如此,反复多次,战士们多么可爱,多么可敬。 在第十五军编纂的《抗美援朝战争史》中也记载了上甘岭战役中,危急时刻手雷、手榴弹、爆破筒、爆破药包与敌人一起消失,舍身炸毁敌地堡垒、堵塞敌人枪眼等普遍现象。 在这个世界上,会有以这样惊天动地的壮举为普遍现象而自豪的15军这样的部队吗?

“上甘岭我军不败之谜”

秦基伟是一位讴歌慷慨赴死的战士,在上甘岭战役中,我们所体现出的不怕牺牲、不怕苦难、友爱团结、机智灵活的战斗精神,特别是威武不屈的英雄气概,确实让敌人大为震惊。 我们的军队是什么样的集团? 有在烈火中坐立不安,不惜牺牲,有胸堵枪眼,有抱着爆筒和敌人一起死,有用身体给战友递枪支,有用身体用电话线路,有无私地把生命的希望交给战友,坦率地留给自己死亡的威胁。 所有这些都伤害了西方人的眼界。 对于中国人,他们应该重新认识,应该引以为鉴。

“上甘岭我军不败之谜”

志愿军战地记者洪炉认为,志愿军之所以能在朝鲜战场上与美军对抗,战斗精神是最重要的因素。 他说,战争的本质是志愿军用血肉之躯对抗钢铁,如果没有必死的献身精神,是无法实现的。

秦基伟支持洪炉的认知,总结了在上甘岭战役中胜利的理由,写道邱少云、黄继光、孙占元等人的壮举,不仅震惊了敌魂,在我军的战史上也鲜有这样的行为。 他们展现出志愿军战士的伟大气魄,在战斗异常紧张、困难的情况下,发扬勇敢与智慧相结合的作风,作战神化,献身前进。 有像这样粉身碎骨而死的官兵,敌人杨有不败之理。

“上甘岭我军不败之谜”

三、大量炮兵参战,炮火准确猛烈,对上甘岭战役的胜利起到了重要的保障作用

在上甘岭战役中,志愿军的武器装备处于劣势,但从志司到兵团,乃至军、师,都尽了最大努力,将炮兵集中用于战场,投放轻重火炮共有500门以上。 虽然在数量上仍然不能和敌人相比,但是敌军的轻重火炮共有1,600多门。 志愿军炮兵在发扬果敢作战的优良传统之前就流传了下来,制定机动灵活的战术战略,牢固树立整体观念,与步兵密切配合,加紧步兵的焦虑,思考步兵所想,步兵指向哪里,炮弹指向哪里。

“上甘岭我军不败之谜”

对比火力上敌人强、我方弱的优势,以及出发地到目标距离远的弱者,志愿军指挥官提出了各种各样的创意,提出了诱惑敌人的炮火和机动采用自己炮火的二十三种方法,如假火力准备、假冲击、炮火假转移等

10月29日,我的反击部队基本就绪,恢复上甘岭表面阵地的战斗即将开始。 30日22时,密集在五圣山周围十几里山谷的我军各炮群,突然开始咆哮。 无数炮弹掠过空,一颗炮弹出口的红光,如同闪电一般划破了漆黑的夜晚空。 5分钟后,炮火延长,发出嘎嗒嘎嗒的机枪声。 敌人以为我军的反击开始了,纷纷冲出了工程。 隐藏在山背后的敌人预备队也蜂拥而至,像以前一样我先夺取了阵地。 但是,敌人没有想到,已经增长的炮火,突然杀死了反击枪,以翻山倒海的势头落在敌军身上,1万多发炮弹覆盖了天空,落入了敌人阵地。 展开战斗队形的敌人没有接触我的攻击步兵就被炮火吞噬了,尸体飞扬。

“上甘岭我军不败之谜”

炮兵总是被公认为战争之神。 在上甘岭战役中,志愿军炮兵以准确猛烈的炮火,比较有效地支援步兵,取得了辉煌的战绩。 据志愿军炮兵指挥所统计,该役共消耗弹药40万发,这是我军炮兵作战史上空前的。 炮兵杀伤敌人12800人,占歼灭敌人总数的半数以上; 击毁坦克28辆、汽车33辆,损坏火炮112门; 另外,高射炮兵损伤了敌机201架。 甚至美军也不得不承认,中国军队的炮火像雨一样每秒一发,很可怕。 我们没有藏身之处。 美国战地记者认为,上甘岭战斗困难的首要原因是中国大炮发挥了惊人的作用。 据外国通讯社报道,共产军的炮火经常使攻击的联军瘫痪,甚至歼灭了登上山顶的联军。

“上甘岭我军不败之谜”

总结上甘岭胜利的原因,秦基伟充分肯定了炮兵的作用。 他是这样叙述的。 “参战部队的炮兵都组织得很好,快、准、狠,不仅自身战略俏皮,而且步调兵的协调也很默契。 步兵部队上下都很满意。 大量炮兵参战,炮火精准猛烈,对上甘岭战役的胜利起到了重要的保障作用。

“上甘岭我军不败之谜”

四、坚实完整的矿井体系,是保证上甘岭战持久防御取得胜利的重要条件

大规模建造矿井工程,依托矿井作战是志愿军官兵的伟大发明,伟大的始创。

抗援朝战争从1951年6月开始进入第二阶段后,志愿军将阵地战作为第一作战形式。 当时,双方在武器装备方面有很大差距。 美军一个团的火力比志愿军一个军的火力强,除了拥有1500架战斗机的绝对制空权之外,志愿军在阵地防御上还面临着许多困难。 在敌人密集的炮兵、坦克、航空空兵火力的猛烈冲击下,志愿军付出了不小的代价。 因此,寻找比较有效的作战方法将成为志愿军面临的主要问题。

“上甘岭我军不败之谜”

1951年夏天防御战后期,特别是秋季防御战,士兵们为了防炮、防爆弹在山上挖了一点猫耳洞; 随后,深入挖掘这些猫的耳洞,将两个洞联系起来,形成u形小坑道。 敌人一开炮,士兵们就进去,隐身敌人的炮火扩散到我的深处,敌人的步兵一接近,士兵们就跳出来杀伤敌人。 这就是坑道工程的原型。

“上甘岭我军不败之谜”

这样的工程出现在我军防御阵地后,很快就受到了高度重视。 1951年10月,志司下达指示,要求全军宣传。 全军的挖洞热潮在防御前沿迅速开始。 志愿军士兵一手拿枪,一手拿蜡,一边战斗,一边筑城。 哪一天,敌人在上面打炮,士兵在下面打枪,整个防御地区,地面和地下,不分昼夜都在发出隆隆的爆炸声。

“上甘岭我军不败之谜”

1952年4月26日至5月1日,志愿军司令部召开军队参谋长会议,进一步统一了对矿井工程在防御作战中作用的认识。 与会者认为,建造矿井工程不仅是为了防御敌人,保留我的生存力,更重要的是能够通过矿井工程更有效地击退敌人。 会议要求,构建矿井必须与各种野战设施相结合,适应防御兵力,需要作战和生活设施,成为更能满足、防范、进攻、机动、生活的完善体系

“上甘岭我军不败之谜”

矿井的建设是一项浩大的工程,志愿军投入的人力物力难以计数。 据统计,到朝鲜停战时,志愿军构筑的大小坑道总长1250多公里,开挖沟渠和交通沟渠6250公里,比中国万里长城长,共开挖土石方6000万立方米,按1立方米排列,将绕地球一周

“上甘岭我军不败之谜”

在上甘岭战役中,志愿军参战部队依靠坑道作战,顶住了狂暴的轰炸和连续攻击,敌人一步也没能越过雷池,大量杀伤敌人。 美国情报界在专题评论中表示,这次战役实际上是朝鲜战争中的‘ 凡尔登,即采用原子弹也无法歼灭狙击兵岭( 537.7高地北山)和爸爸山)的共军部队。

“上甘岭我军不败之谜”

美国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布莱德利在给美国总统的报告中沮丧地写道,我们现在这样的做法20年都不能给鸭绿江打电话。 曾经打败天下无敌手的美军不得不承认中国军队是世界最优先的陆军。

美国军事史专家沃尔特·; g &中间; 赫尔姆斯利在《朝鲜战争中的美国陆军》一书中认为,无论从空还是从地面上的火力来看,都不足以清除隐藏在挖得很好的战壕中的敌人。 这场有限的战争的特点在于防守端。

坚固完整的矿井体系,是保证上甘岭战役胜利的重要条件。 对此,秦基伟也有切身的体验。 他在总结中指出,坑道在上甘岭战役中起了很大的作用。

首先,比较有效地保存了生存力,减弱了敌人火力特性的作用。 客观上弥补了我和敌人装备的巨大差距,从而为我挫败和打败敌人提供了物质基础。 战斗实践表明,如果不依靠坚固的坑道工程,敌人以绝对的特点用火力给我疯狂、持久、举世无双的猛烈冲击,要赢得战斗的最终胜利,将付出难以想象的代价。

“上甘岭我军不败之谜”

其次,坑道工程也为我长期固守、与敌人斗争创造了有利条件。 即使我表面阵地被敌人占领,部队也能守住坑道,从坑道内用小分队不断积极出击,一点一点地收拾敌人,破坏其建设工程,让占领我表面阵地的敌人坐在火山上,惶惶不可终日。 我们利用矿井囤积了大量的粮食弹,从而保证矿井分队的生存,不仅大量消耗了阵中的敌人,也为最后的反击积攒了生存力。

“上甘岭我军不败之谜”

秦基伟还写道,上甘岭地区的作战从战略快速发展到战斗规模,持续了43天。 战斗是敌人挑起的,但迅速发展到战斗规模,还不能战斗,怎么战斗,不是说他们能算的。 最后,敌人几乎都被强行埋在无底洞里,我军坑道筑城展现出了坚韧的持续力量。

“上甘岭我军不败之谜”

五、上甘岭战役的胜利,是以十五军第四十五、二十九师为主体,各兄弟部队合作参战的结果

在回忆录中,秦基伟强调十五军各师之间、十五军和十二军之间的密切合作、团结作战是上甘岭战役胜利的重要原因。 他是这样写的。 “这次战役,最初投入到第四十五师,但在我十五军内部,也密切合作,情同手足,出现了几个动人的故事。 为了有力支援上甘岭作战,固守西方山、斗牛峰的四十四师部队,一边严阵以待,一边积极出击。 师长对守志同志说,敌人在东方战斗,我们在西方战斗。 即使敌人爬上甘岭的两座小山,我们也撞到了敌人的几座山。 这是对上甘岭作战的直接协助,也是对四十五师的最好支援。 四十四师找机会出来,遭到敌人的袭击,西方山上的炮声温暖了五圣山我们四十五师的心。 除了战斗中的协助外,四十四师相继派出了两个慰问团,向五圣山送蔬菜送弹药。

“上甘岭我军不败之谜”

在上甘岭战役中,十五军的另一个精锐二十九师发扬无私的品格和勇敢的精神,与兄弟部队携手并肩作战。 根据兵力部署的要求,他们一个团属于四十四师,守住西方山,两个团配合四十五师,然后配合三十一师在上甘岭作战。 在战斗处于最艰苦阶段的时候,他们把萝卜、西红柿送了几万斤到四十五师; 在大反攻之前,师政委王新亲自率领两个营,向五圣山发送了数万枚子弹和手榴弹。 他们可以说是我十五军的非机械化机动部队,情况紧急,需要的地方到处飞。 一句话,没有兄弟部队的伴奏,上甘岭的锣鼓就不会这么动人。

“上甘岭我军不败之谜”

秦基伟特别指出了第十二军参战对上甘岭最后胜利的重要意义。 他是这样写的。 “十二军在战斗最紧张、最艰苦的情况下参加了战斗。 当时,十五军的二阵队已经撤回,敌人又派出了韩九师三个连队。 韩二师集中最后力量,美军空下降一八七连队、埃塞俄比亚营、哥伦比亚营等进入战斗,597.9高地战斗迅速发展到决战阶段。 在这关键时刻,李德生同志来了,三十一师参加了战斗,我们赢得战斗全胜的信心更大了。 十二军部队的参战,可以说保障了上甘岭之战的最后胜利。

“上甘岭我军不败之谜”

六、上甘岭之战的胜利,也依靠后勤保障有力

现代战争是立体战争,在空中、地面、海上、前方、后方进行或交叉进行。 战争不仅在前方进行,也在后方进行。 后方的战争,不仅决定了前方战争的规模,也决定了前方战争的成败。

在上甘岭战役中,阵地上发生了激烈、反复的厮杀,志愿军后方战线上也发生了殊死搏斗。 后方总是关注着艰苦的坑道部队。 因为谁都明白坑道部队多次重复才能消耗敌人,争取反击准备所需的宝贵时间。 为此,十五军后勤部门不惜一切代价,组织机构和部队用匍匐运输、接力运输等方法,将3万枚迫击炮弹和大量食品、物资送入矿井。 虽然从后方到前沿坑道只有几百米到一千米,但这几百米到一千米的距离确实是危险的死亡地带,中间有敌人好几层的炮火阻击线和步兵火力控制网,越接近坑道,就会被敌人杀伤。 送一袋萝卜或满满一桶水,往往会有多位同志献出生命。 为了鼓舞士气,军方首长建议,谁能把苹果送到矿井,谁就立二等功。 这是上甘岭战役多次重复坑道战的立功标准。

“上甘岭我军不败之谜”

上甘岭战全体运输人员伤亡达1700多人,占我军全体伤亡人数的14%。 秦基伟向十五军后勤部部长尤继贤深情地说。 “去甘岭,在后勤记录下头功。

总结上甘岭战役获胜的原因,秦基伟特别强调后勤保障的作用,指出上甘岭战役越打越大,在其他战线上就越安静,整个朝鲜都在观看上甘岭战役。 所以我们想要什么,上司会给什么? 志司兵站司令洪学智同志亲自抓住甘岭的兵站保障,二支部全力向我保证十五军兵马壮、粮弹不足、战斗中的粮弹供应满足了战斗所需的大量消耗。 运输部队在敌人的火下昼夜不停地运送弹药,变身为伤员,是战斗胜利的重要保证。

“上甘岭我军不败之谜”

七、在上甘岭战役中,祖国人民和朝鲜人民给了我们很大的支援和激励

秦基伟写道。 “在战斗紧张的时候,祖国慰问团来到我军,带来了祖国人民的关怀。 物资力量宝贵,精神力量更宝贵。 它总是鼓励和警告着我们前方的同志。 后面有祖国,后面有亲人。 为了祖国的安宁,亲人的幸福,无论多么大的困难,我们都必须承受,无论多么大的牺牲,我们决不能后退。

“上甘岭我军不败之谜”

秦基伟还写道,在战斗中,朝鲜人民踊跃支撑前面,也有许多动人的故事。 支前队伍中,大部分是老人和女性,其中有一个叫石吉荣的21岁的女儿,是朝鲜民主青年同盟的盟友。 支前期间,她的左腿被美军飞机炸毁折断,康复出院后,无法携带弹药。 于是,在运送伤员的路边设立了茶水站,自己拄着拐杖给伤员送水,每天早上被月亮击中后,晚上被星星击中结束工作,工作了40多天。 也有一个叫李春实的女儿。 因为担架队只有男同志,她和其他三个女儿扮成男装,自己做担架,去火灾救助站运送伤员。 在众多的经历中,最令人难忘的,还是朴在根老人。 我们干部的士兵在叫他爸爸·基。 他确实是个好爸爸钥匙。 在上甘岭战役中,他带头参加担架队,抢劫伤员,像爱护自己的儿子一样爱护我们的伤员。 有一次,担架队遭到敌人空的袭击,周围到处都是炸弹,朴在根毫不犹豫地扑向伤员。 伤者得救了,但朴在根老人用弹片穿过背部,出血过多,抢救无效,光荣牺牲。

“上甘岭我军不败之谜”

在回忆录中,秦基伟没有谈到个人的作用,这是他的谦虚。 但是,我们认为,在空以前的残酷战斗中,战场高级指挥官的作用不容忽视。 甘岭战不仅是兵力、武器装备的竞争,也是意志、智慧、胆力的竞争。 之后,在一些方面,美国将军被中国将军打败了联合国军被中国人民志愿军打败了。

本文:《“上甘岭我军不败之谜”

免责声明:星空分类目录网免费收录各个行业的优秀中文网站,提供网站分类目录检索与关键字搜索等服务,本篇文章是在网络上转载的,星空网站目录平台不为其真实性负责,只为传播网络信息为目的,非商业用途,如有异议请及时联系btr2031@163.com,本站将予以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