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空网站目录平台免费收录优秀网站,为了共同发展免费收录需做上本站友情链接,星空网站目录平台的站长才会审核收录,不做链接提交一律不审核,为了避免浪费时间:收录必看!!!
  • 收录网站:126
  • 快审网站:10
  • 待审网站:94
  • 文章:18627
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速递 > “马耀邦:以色列游说集团与美海外交政策”

“马耀邦:以色列游说集团与美海外交政策”

发布日期:2021-06-13 09:57:01 浏览:

2002年,《大西洋月刊》委托芝加哥大学的约翰·米尔斯海默和哈佛大学的史蒂芬·沃尔特两位美国学者,撰写了以色列游说集团和美国海外外交政策的文案。 文案写完后,杂志一开始要求稍加修订,后来拒绝发表。 当然,这个副本一经发表,将引起很大的争议。 在强大的以色列游说集团和美国犹太人之间更是如此。 之后,所有的谈判都徒劳地结束了。 美国没有杂志发表这个副本。 2006年3月,这两位学者最终与《伦敦书评》签订合同,以《以色列游说集团》为题发表了该副本。

“马耀邦:以色列游说集团与美海外交政策”

这两位学者表示,以色列游说集团表示:“这是个人和组织团结的松散联盟,他们积极影响美国的外交政策,朝着有利于以色列的方向迅速发展。 ”。 令人惊讶的是,这个“松散的同盟”对美国政府和媒体有着巨大的影响。 其中最有名的组织是美国以色列公共事务委员会。 这个亲以色列游说集团成功地帮助了美国每年向以色列提供数十亿美元的援助。 根据2005年《财富》杂志的调查,它是国会最具影响力的游说集团之一。 该委员会的官员经常与国会议员举行会议,同时公开了议员们在以色列问题上的投票记录的拆除报告。

“马耀邦:以色列游说集团与美海外交政策”

据《纽约时报》报道,美国以色列公共事务委员会是“影响美国中东外交政策的重要力量”。 在华盛顿有很大的影响力,经常咨询议员和政策制定者,在总统内阁候选人的人事任命等事务上也有一定的发言权。 例如,1992年选举刚刚结束,该委员会主席就国务卿和国家安全委员会主任的人选等问题主张与新当选的克林顿进行商谈。

“马耀邦:以色列游说集团与美海外交政策”

有人会认为对华盛顿的政策有这样影响的组织值得美国人的信任吧。 但是,与愿望相反,美国以色列公共事务委员会的官员被发现卷入了危害美国安全利益的活动中。 2005年5月,在五角大楼担任解体师的美国空军上校劳伦斯·富兰克林被逮捕,并被指控向该委员会的两名高级官员传播机密新闻。 然后,联邦调查局控告这两位高官向以色列透露了美国国家安全信息。 对于以色列一位政府官员和该委员会两名高级官员泄露事实的指控,富兰克林认罪并伏法。

“马耀邦:以色列游说集团与美海外交政策”

出乎意料的是,尽管对这种为海外政府进行间谍活动的指控,美国以色列公共事务委员会还是得到了国会议员和布什政府官员们的广泛支持。 因为包括布什总统和切尼副总统在内的很多高官对此表示赞赏。 布什称赞说:“让我们观察到了美国的国家安全面临着巨大的考验。”同时,他还说:“使国会和人民清楚地认识到了日益上升的核扩散的危险。” 切尼还补充说:“为了保持两国人民的友谊美丽,委员会在战术优势和道德实践方面发挥了非常重要的作用。”

“马耀邦:以色列游说集团与美海外交政策”

但是,米尔斯海默教授和沃尔特教授不这么看。 在他们眼里,美国以色列公共事务委员会是强大的亲以色列游说集团,它过多地影响了美国的海外交流政策,偏袒了以色列。 而且,这两位教授认为,委员会之所以成功,是因为“可以回报支持自己的议员和议员候选人,可以打击哪些不听话的人。” 美国公共事务委员可以确保其朋友们得到无数亲以色列政会(政治行动委员会)的有力资金支持。 另一方面,敌视以色列的议员以支援政治对手的方法进行报复。 ”

“马耀邦:以色列游说集团与美海外交政策”

2002年,阿拉巴马州的厄尔·希尔德和乔治亚州的辛西娅·麦金尼两位议员被认为有敌视以色列的动向,被同行竞争对手击败而失去议员职位。 其背景是同行竞争对手得到过犹太人的援助,其中大部分来自美国以色列公共事务委员会。 “在过去的40年中,少数批评以色列的议员几乎都被公开羞辱遭到报复,悲惨的是甚至不得不成为美国以色列公共事务委员会支持的同行竞争对手。 ’这并不奇怪。

“马耀邦:以色列游说集团与美海外交政策”

除了美国以色列公共事务委员会外,这个“松散联盟”的其他成员首要由美国犹太人组成:“他们在日常生活中竭力影响和改变美国的外交政策,促进以色列的利益。 ”。 杰瑞·福尔韦尔、帕特·罗伯逊等基督教福音派信徒、共和党国会领袖迪克·奥义和汤姆·迪拉也是这个游说集团的成员,他说:“我相信以色列的重生是圣经预言的实现,支持以色列的扩张主义。 否则将违背上帝的旨意。”事实上,在公司研究所、布鲁金斯学会、华尔街日报和华盛顿邮报等美国智库和主要媒体中,以色列的支持者“已经有很大的支配性影响”。 因此,美国许多评论家越来越亲以色列。

“马耀邦:以色列游说集团与美海外交政策”

公开讨论和言论自由是美国人引以为荣的,但美国以色列公共事务委员会“监视着教授们的写作和教育”。 他们说“向国会施加压力,要求监视教授们关于以色列的发言”,将有勇气批判以色列的人扣上了“反犹太主义”的帽子。 相当令人不安的是,2004年,由于批评美国为以色列放下自己的国家是好的,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的阿纳托利·芬恩成为同事们唾弃的对象,同时被迫离开了这个智囊团。 弗朗西斯·福山是美国冷战后国际关系研究方面最有名的学者之一,他写了一篇文章质疑美国对巴勒斯坦冲突的政策,因此“差点被指责为反犹太主义”。

“马耀邦:以色列游说集团与美海外交政策”

最近,美国以色列公共事务委员会游说美国加强对伊朗的制裁。 其战略是继续向美国政治家们施加对伊朗的压力。 2007年9月28日,这持续的压力取得了“即使不是完胜,也是巨大的胜利”。 当时,76名参议员共同通过了宣布“伊朗革命卫队”为“外国恐怖组织”的决议。 众议院也通过了《伊朗制裁授权法案》,规定“对在伊朗能源部门投资2000万美元以上的外国企业实施全面制裁”。 随后,2007年10月2日,凯尔·利伯曼提出立法建议,威胁要打击、遏制和阻止伊朗。 也就是说,美国国会赋予了总统发动反对伊朗的战争的权力。

“马耀邦:以色列游说集团与美海外交政策”

不得不怀疑,为什么陷入伊拉克泥潭,死伤惨重,费用高昂,而美国却急于向另一个人口比伊拉克多五倍的伊斯兰国家发动战争? 《纽约客》专栏作家西摩·赫斯特找到了答案。 在广播节目中被问到这个问题时,他坦率地说:“都是因为钱! 来自纽约犹太人的大量钱。 没开玩笑,相当多的犹太基金会和有名的美国犹太人站在以色列的立场上认为伊朗是现实的威胁。 我觉得因为钱这么简单! ……这也是2007年美国政治的核心。 ”

“马耀邦:以色列游说集团与美海外交政策”

如果金钱在美国的政治决策中如此重要,美国现在的以色列政策给自己带来了经济利益吗? 遗憾的是,《以色列游说集团》作者的观点是,与以色列的关系给美国带来了沉重的负担,“仅在1973年至2003年期间,美国向以色列提供的直接援助总额就超过了万亿美元。 以色列每年接受约30亿美元的外国直接援助,相当于美国每年对外援助预算的1/5”。 在外交方面,“支持以色列也不贵,美国和阿拉伯世界的关系多了,变得混合化”。 “更重要的是,美以共同的恐怖威胁团结在一起的说法完全是因果颠倒。 美国之所以面临恐怖主义问题,是因为离以色列太近了,而不是相反。 ”

“马耀邦:以色列游说集团与美海外交政策”

最后,米尔斯海默和沃尔特表示,“仅仅是以色列游说集团的存在,无条件支持以色列不符合美国的国家利益。 即使符合,美国也不需要特别的利益集团组织插手。 ”文案发表后,米尔斯海默和沃尔特受到了许多同情以色列游说集团的学者的谴责。 例如,哈佛大学法学教授艾伦·德肖维兹主张,两位作者是“自毁的名誉”。 其实米尔斯海默和沃尔特以前同情和支持以色列,但911事件从根本上改变了他们对美中关系的看法。 9·11事件后,他们终于意识到与以色列的同盟对美国和其他国家,特别是穆斯林世界的关系造成了巨大的破坏。

“马耀邦:以色列游说集团与美海外交政策”

让沃尔特失望的是,在美国政界和学术界,美以关系是“不能随便说话。 有人可能会立刻站出来阻止你,用各种各样的方法中伤你。 这是因为美国政治家不愿意接触这个话题。 当我们看到多个美国人正在讨论其他所有富有争议的问题,例如真主的问题时,这一点就尤为明显。 但是在我看来,这是我们国家安全的当务之急,所以我们应该就此进行公开讨论,并不是只听到一个声音”。 正是由于这种恐怖和威胁的气氛,《大西洋月报》首次向米尔斯海默教授交稿时,他寻找了合作伙伴。 他把当时的情况叙述如下。 “没有至少两个有重要地位的人,就不能共同承担文案发表后的争论和压力”、“我自己决不单独行动”。

“马耀邦:以色列游说集团与美海外交政策”

他们在写文案的时候清楚地知道相关的风险。 正如米尔斯海默教授所说,“我们很可能失去在大学高级行政职务和华盛顿决策机构工作的机会”。 确实,文案发表后,沃尔特就如“地震”一般历历在目。 他“因为不仅受到被称为白人至上主义者的人身攻击,还失去了收入保障,所以很担心”。

“马耀邦:以色列游说集团与美海外交政策”

当然,文案也受到了很多人的称赞。 例如,地缘政治战术家兹比格涅夫·布雷津斯基称赞作者提出的“许多事实表明,多年来以色列一直是美以关系的第一受益人”。 中央情报局前高级官员迈克·舒尔说:“米尔斯海默和沃尔特基本上是正确的。”

“马耀邦:以色列游说集团与美海外交政策”

但是,美国学者诺姆·乔姆斯基和沃尔特提出的论点不多,因为“石油企业、军火工业和其他特殊优势集团在国会的游说能力和政治捐款远远超过这些犹太游说集团” 在许多方面,米尔斯海默和沃尔特确实准确地描述了美国和以色列的关系。 但是,美国政府真的左右了以色列游说集团吗? 面对穆斯林世界的强烈抗议和谴责,美国为什么要根据以色列的需要调整外交政策? 我们必须得出结论,所涉问题绝不仅仅是强大的以色列游说集团,还包括美国实际利用以色列推动其在中东利益的深刻理由。

“马耀邦:以色列游说集团与美海外交政策”

美国世界强国的地位取决于两个重要的安排。 一是可靠的石油供应二是石油定价和交易需要采用美元 为了实现这个目标,美国在竭尽所能防止中东出现任何独立大国的同时,对伊朗穆罕默德·莫萨特和埃及纳赛尔等强硬领导人采取了敌视行动。 中东产油国必须听命于美国,依赖于美国。 否则就会发生政权更迭,就像伊拉克总统萨达姆的可怕下场一样。 这是美国的基本基础。 美国积极保护本国石油企业的好处,保证美国顾客以合理的价格获得以美元计价的价格和交易的石油。 而且,美国正在寻找像以色列那样可以在该地区发挥影响的独立强国。 结果,以色列符合华盛顿的这一战术。 因为强大的以色列可以挑战中东任何国家,维护美国在中东的地缘政治好处。 作为回报,美国不仅对以色列侵犯巴勒斯坦所有人权的残暴行为视而不见,而且向这位中东警察提供了所有经济和军事援助。

“马耀邦:以色列游说集团与美海外交政策”

作者:马耀邦在写林小芳、李冬梅、林贤剑译

出版社:现代中国出版社

isbn代码: 9787801709196

出版时间:-9-1

本文:《“马耀邦:以色列游说集团与美海外交政策”

免责声明:星空分类目录网免费收录各个行业的优秀中文网站,提供网站分类目录检索与关键字搜索等服务,本篇文章是在网络上转载的,星空网站目录平台不为其真实性负责,只为传播网络信息为目的,非商业用途,如有异议请及时联系btr2031@163.com,本站将予以删除。